http://www.sandrazoratti.com

2018冬季动力煤主产地及环渤海港口调研总结

内蒙古、陕西主产区调研:

一、调研概况

随着迎峰度夏的需求高峰临近,市场对于动力煤后期的走势分歧较大。动力煤产地当前生产情况如何、集运站库存为何处于低位、坑口发运成本对港口价格的倒挂是否会改善、企业如何利用金融工具进行保驾护航等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鉴于此,6月30日—7月5日,郑商所主办、期货日报承办了“2019年内蒙古、陕西地区动力煤市场调研活动”。

2018年10月27日—2018年11月3日,由中电投先融期货和七禾网、七禾上海联合主办的“2018冬季动力煤主产地和环渤海港口调研”活动,历经鄂尔多斯—神木—府谷—五寨—朔州—大同—秦皇岛—京唐港—曹妃甸—唐山,通过走访晋陕蒙主产地煤炭生产贸易企业、交易中心、网络平台、集运站及环渤海主要港口,深入了解环保督查对煤矿生产的影响、产地产能及产量变化、煤管票的发放及管理、贸易商发运成本与港口售价倒挂问题、运输中转环节的主要变化,以及各方对后期煤价走势的看法。

A坑口发运到港口的煤价倒挂

二、关注的主要问题

2019年年初,受陕西矿难影响,陕西地区动力煤供给明显收缩,带动坑口动力煤价格大幅上涨。往年坑口的价格上涨会带动发运成本上升,进而对港口动力煤价格形成明显的传导,但今年的情况却与往年不同,主要在于坑口价格的上涨并未带动港口价格显著上行。电厂在北方港的采购清淡,坑口贸易商发运积极性下降,市场持续出现了“坑口发运成本对港口价格倒挂”的现象。

环保督查“回头看”导致陕西山西坑口煤价坚挺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上述现象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比如,长协制度保障、电厂高库存策略、坑口落实安全检查和治理超载等影响动力煤价格保持坚挺。

5月30日—7月7日,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查“回头看”6个督查组,分别进驻黑龙江、河北、河南、内蒙古、宁夏、江苏、江西、广东、广西及云南等10省区。其中,内蒙古作为动力煤主产地之一,在6月6日—7月6日接受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查组为期一个月的环保督查“回头看”,地方政府在此期间也积极配合检查,加大督查力度。具体来看,本次环保督查回头看对鄂尔多斯地区6-7月份煤矿生产影响较大,主要表现为:一是部分环保不达标的煤矿主动停产或减产,尤其是小煤矿无法承担上新环保设备所需投入的资金及时间成本,停产情况较多;二是露天矿需加盖喷淋设备、搭建煤棚存煤;三是矿区至国道的路面全部硬化为柏油或水泥路面。

对于发运倒挂原因,内蒙古鑫和集团董事长陈波认为,下水煤发运价格机制的传导,按敏感度从高到低依次是坑口、公路、港口、铁路。首先,鄂尔多斯坑口地区的销售自然首选性价比最高的下游,即流向煤化工、水泥建材等行业客户,不仅销售利润高,而且没有生产限制,这部分客户消化了大量需求;其次,治超及煤管票等措施增加了下水煤的方向运输以及发运难度和成本;再次,榆林矿难带来的整个区域关停将一切明盘和统计外产能一并去化,造成超出预计的缩产;最后,经济压力带来的沿海下游需求下降,使得港口煤价难有起色。

10月底,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查“回头看”全面启动,5个督察组陆续进驻山西、辽宁、吉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陕西等10个省份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督查“回头看”工作。调研组抵达陕西榆林的当天,恰逢环保督查工作组进驻陕西。据了解,受环保常态化的影响,陕西近一半煤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对产量影响较大,部分煤矿在夜间开工生产,并通过水洗道路来迎接环保检查。

与此同时,长协保供使得电厂对市场煤的依赖度降低。2019年以来,动力煤港口贸易成交较往期清淡,和国家发改委主导的煤矿、电厂等企业共同完成煤炭长协保供有很大关系。长协保供政策的贯彻执行,使得煤矿履约率维持在较高水平,电厂长协份额明显增加,减少了对市场煤采购的依赖程度,电厂采购受市场短期价格波动的影响下降。

2017年下半年,山西省环保要求“原煤不露天,精煤不落地”,2018年坑口和集运站禁止煤炭露天堆放,须根据煤矿实际需要建设筒仓或搭建煤棚,已成为环保对产地的新要求。在我们走访的过程中发现,这一要求对不同地区煤矿和集运站的影响各有不同。例如,我们走访的鄂尔多斯某煤矿,筒仓设备在几年前就已建成,实现完全封闭式储存并进行规范化管理,因此今年环保的新要求对该企业的库容能力基本没有产生影响。然而在陕西、山西地区,部分煤矿曾经是筒仓与露天堆场并存的状况,一旦筒仓发生顶仓,则可将多余的库存转移至露天堆场,但新要求下露天堆场被取消,为避免发生顶仓影响到井下的各个生产环节,煤矿不敢过份抬高销售价格。另外,晋北地区中小发运站基本已搭建煤棚,但大型发运站考虑到投资和建设周期的问题,目前煤棚建设仍处于论证阶段,计划在明年搭建,煤棚规划可根据实际需求确定高度和宽度,基本可实现对堆存能力不产生影响。但是,部分煤种装车前可在集运站进行配煤,如果搭建煤棚,集运站配煤将受到影响。

就电厂自身而言,在2016—2018年连续3年动力煤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经历了北方港口的高价采购,其更重视对长协煤的采购需求,也更重视自身库存的管理。从电厂库存来看,2019年以来沿海六大发电集团煤炭库存持续位于高位,导致电厂在旺季补库的空间较为有限。从今年的电厂消耗情况来看,受天气、水电等因素的影响,沿海重点电厂发电日耗煤量显著低于去年同期水平,最新一期沿海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为62.74万吨,2018年同期为77.36万吨。电厂耗煤量下滑,使得电厂对市场煤的采购更清淡,采购以维持长协量为主,北方港口的动力煤价格上涨很难跟上坑口的涨幅。

主产地产能增加不及预期但存在超产现象

相比于港口的成交清淡,坑口的价格却持续坚挺。记者根据调研情况分析,坑口价格坚挺有几方面的原因,比如,陕西矿难之后,安全检查力度加大,坑口供给紧张,库存位于低位,煤矿没有主动降价的意愿;超载的治理使得坑口到集运站的短驳运力下滑,运费上升,坑口动力煤到港口的发运成本居高不下。

根据国家能源局2018年第10号公告,截至2018年6月底,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3816处,产能34.91亿吨/年。环比2017年年底,2018年上半年证照手续齐全的生产煤矿产能增加1.55亿吨/年。从地区分布看,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其中,主产地“三西”地区新增产能数量占比近一半。新疆地区增产幅度最大,半年内新增产能7995万吨;山西省新增产能4325万吨;陕西省新增产能2354万吨;内蒙古地区新增产能780万吨,增量不明显。从结构看,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地方煤矿。

B集运站一直维持低库存运行

年初发改委曾号召“三西”地区2018年增加2.5亿吨产能,其中内蒙古、山西分别增产1亿吨,陕西增产5000万吨。从我们调研以及分析国家能源局公告新增产能结构,主产煤省上半年新增产能不及预期,但下半年有好转,内蒙古地区预计2018年新增优质产能3560万吨。其中通过置换核增煤矿6座,产能1700万吨;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新增煤矿4座,产能1860万吨。这些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下半年释放。陕西省今年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榆林地区,以调研单位为例,今年释放800-1000万吨新增产能,明年可能加快。但同时,陕西超能力生产现象较为普遍。以调研单位为例,下属3个主要煤矿均存在超产行为,具体为:煤矿N设计产能2000万吨,实际产出2200万吨;煤矿H设计产能1600万吨,实际产出1800万吨;煤矿Z设计产能1000万吨,实际产出1100万吨。2019年计划新增产能2200万吨,预计产量释放可达3000万吨。

集运站是坑口煤炭和港口煤炭的重要连接纽带,从2019年春节之后,集运站库存明显下滑。根据煤炭江湖的数据,最新一期罕台川北煤炭库存为18.5万吨,新街库存为3.3万吨,西营子库存为9.3万吨,准格尔召库存为9.4万吨。然而,在2019年1月底,准格尔召库存为121万吨,西营子库存为86万吨,新街库存为8.3万吨,罕台川北库存为61.6万吨。

煤管票的发放及管理

据罕台川北集运站总经理闫浩智介绍,罕台川北集运站地处鄂尔多斯北边85公里左右,和新街两个站台是鄂尔多斯发运量超过1000万吨/年的集运站。2018年集运站发运量达到1390万吨,园区主要辐射煤矿为淮矿、伊泰、满世、汇能等。2019年年初和大户签订的长协发货量有1095万吨,中小户的发运合作方式则比较灵活,蒙内电厂有每个月30万吨的中小户采购,可以辐射最远的电厂有500公里。

目前陕蒙两地仍在实行煤管票,山西无煤管票。煤管票是煤炭经营销售必须取得的专用许可证,由各地煤管局按月发放。没有专用的煤管票而经销煤炭属于违法行为。

对于为何春节之后罕台川北集运站库存会大幅下滑,闫浩智认为,陕西矿难以后,内蒙古地区始终有安全检查,6月开始治理超载,导致汽车的运输量大幅下滑,汽运费明显上涨,但下游港口的需求却始终没有特别好的体现,所以整体运量有所回落,集运站库存水平也一直保持较低位置。此外,治理超载限制了短途小车,而长途大车的优势显现出来,也抑制了短途+火车运输这个模式,所以运量有所回落。从铁路运费的情况看,由于前期只下调了高卡煤的运费,没有降低低卡煤运费,而罕台川北这个区域主要发运4200—4500卡的低卡煤,市场预计后期低热值动力煤的运费也会下调,所以在运费下调前不愿意多发,期待运费下调后再进行上量发货。从站台的角度来看,近期展台费有让利,所有阶梯都让利1元/吨,日常作业让利1.5元/吨,合计让利2.5元/吨,以鼓励大家的发运积极性。

鄂尔多斯地区煤管票额度按产能的110%以内进行浮动核定,每月25日前后可领取下月煤管票,当月未用完额度可结转至下月使用。

另外,期货日报记者从准格尔召集运站获悉,该集运站主要辐射准旗、伊旗、东胜这三部分的煤源。该集运站到港运费平均下来为230元/吨。从库存变化来看,春节之后一直维持低库存运行。

榆林地区煤管票额度按产能的100%进行核定,无浮动。

对此,准格尔召集运站的相关人士表示,该集运站库存低位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是下雨天气会影响该地区辐射的露天煤矿;二是今年煤管票的控制依然严格,安全检查等原因导致煤矿产量增幅有限;三是发运利润持续倒挂导致贸易商无利可图,之前为了保港口煤炭量,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的发运,但价格倒挂情况一直无法改善,贸易商的发运积极性显著下滑。到港成本数据显示,该集运站发运到5500大卡动力煤到港成本在620元/吨以上,而最新一期北方港CCI5500大卡价格在612元/吨,价格倒挂仍在持续。

晋北地区无煤管票政策,但11月15日起进行带货票管理,只要是公路通行货车都需要货票,煤矿超产及“黑煤”将得到遏制,同时统计数据的准确性也将得到有效监管。据了解,这一机制在山西地区一直存在并已常态化,但由于执行力度不大且持续性不强,导致实际效力十分有限。

上述受访人士均认为,从铁路车皮的情况来看,今年贸易商发运量下降,铁路资源较为富余;从运费来看,呼局等主要运煤铁路局均有下调运费的动作,这使得市场在运煤线路的选择上更多元。

公路治超、铁路运力释放好于预期

www.2061.com,C内蒙古和陕西产量有升有降

公路运输方面,调研组在蒙西、陕西、山西沿途并没有看到拥堵状况,也基本不存在超载现象。

2019年以来,内蒙古煤炭主流企业生产稳中有升,安全检查对于煤矿的生产影响有限。伊泰集团期货部总经理助理赛金坡介绍说,伊泰2018—2019年生产煤炭6000万吨,外购2000万吨,其中5000万吨通过铁路销售,3000万吨通过坑口销售,总体销量的90%是长协销售。从煤管票的发放情况来看,煤管票根据核定产能按月发放,煤管票执行比较严格的地区按照每周发放。从产区当前的情况来看,由于鄂尔多斯地区相比于沿海地区的冬储要更早一些,7—8月电厂就会有冬储动作,地销煤的需求良好,预计短期坑口动力煤价格仍然会维持稳定。

铁路运输方面,2018年初,铁路部门计划新增煤炭运力2亿吨,其中面向沿海方向计划增加1.5亿吨。针对环渤海地区的铁路运输“瓶颈”问题得到明显改善。预计蒙冀铁路今年实际增量有望达到4000万吨左右,到年底将实现日均30万吨以上的煤炭运输能力;大秦线新增煤炭运量2000万吨左右达到4.5亿吨;朔黄线可以新增煤炭运量2000万吨左右达到3.2亿吨;其它线路如瓦日铁路、兰渝铁路等增量超过3000万吨。蒙冀线2019年将再增5000万吨至1亿吨。

据记者了解,满世集团2018年煤炭产量为2000万吨,今年的计划量和去年基本相同。目前在产煤矿5座,其中2座井工矿,3座露天矿,热值分布从4000大卡到6000大卡都有。从公司煤炭的销售流向来看,总量三分之二走地销,三分之一走下水,下水煤中长协量占80%,长协量比去年要高一些。“从了解的周边煤矿情况看,内蒙古今年有较为明确的产能新增,当前这类达到要求的煤矿产量增加符合预期。从产区短期的坑口动力煤价格来看,5-6月受水泥、化工等下游采购需求支撑,内蒙古块煤区的需求特别好,最近地方电厂也在补库,坑口动力煤价格短期大跌的可能性不大。”满世集团期货部经理李俊峰说。

“公转铁”是政策倡导的方向,具体实行还要看条件,不能采取“一刀切”,铁路运力供应不足时还是需要通过公路运输补充。

记者发现,今年内蒙古地区出现外购煤困难的情况。究其原因,是受陕西煤炭供给收缩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部分陕西的煤炭采购需求向内蒙古转移,导致内蒙古煤矿库存位于低位,煤矿挺价意愿更加强烈。

货源向曹妃甸港转移且港口竞争不断加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