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9月28日铁法大兴煤矿瓦斯突出【www.2061.com】 两人遇难

事故经过:9月28日白班,生产班班长齐文东、综掘机司机刘宝吉、钳工班班长王军、掘进工人马密山、赵佰东等5人进入南五采区719新运顺掘进工作面进行作业准备,8时20分,开始正常切割。大约17分钟后,掘进工作面发生煤与瓦斯突出,在装载机附近的齐文东、赵佰东及在入口20米的王军脱险,马密山、刘宝吉遇难。

9月28日晨,铁法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大兴煤矿发生瓦斯事故,两人在事故中遇难,2人轻伤。

昨日上午,大兴煤矿院内停了许多车辆,院内非常安静。门口保安对来访人员盘问非常详细,进入煤矿需要严格审查。一位煤矿保安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煤矿已经停止生产。对于更多详情,保安不愿意透露。

瓦斯突出事故是否有预兆?

煤矿已经停产在大兴煤矿党委书记刘国锋那里得到了证实。刘书记说,何时恢复生产,还需责任认定后,对矿工进行培训及拿出相应的整改措施后,才能得到相关部门批准恢复生产,具体时间未定。

刘国锋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立即向相关部门进行了汇报。并组织了100多人的救援人员轮流下井,展开救援。当日下午2时30分和3时20分,两名矿工遗体被找到。

目前,由辽宁煤矿安全监察局辽北监察分局、铁煤集团、检察院、公安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正对

事故进行调查。其中一部分调查组成员在井下对现场进行勘察,一部分调查组成员在井上对当班工人进行谈话。“这是一起瓦斯突出事故。”刘国锋书记介绍说,是否是生产责任事故?刘书记认为是自然灾害造成的。“不要以我说的为准,具体属于什么事故,还需要相关部门最后认定。 ”刘国锋说。“瓦斯突出事故是否有预兆?”大兴煤矿副总工程师温永宇给出这样的答复:“理论上叫不准,谁也整不明白。 ”温永宇说,每个煤矿的情况不一样,要根据地质条件、瓦斯复存状态具体分析,套用其他煤矿的经验来预防瓦斯突出是不准确的。

刘国锋说,大兴煤矿属于高瓦斯煤矿,但从建矿到目前,该煤矿只发生过两次瓦斯突出事故,上一次是20年前。

采访中,刘国锋多次强调,大兴煤矿一切生产程序完全按照有关规定严格执行。

按照国务院要求,煤矿领导要轮流带班和工人下井,那么,此次事故中,大兴煤矿领导是否也跟随矿工下井?刘书记给予的答复是,该煤矿严格按照了相关要求去做。辽北监察分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事发地为一个工作面,没有领导,并不能说明当天工人下井没有领导带班。

对网友质疑煤矿给予否认

9月28日下午,事故发生仅几个小时后,自称是铁法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多名职工在调兵山贴吧上对此次事故中遇难工友悼念并对事故发表个人看法。

网友2112031013写道:

老马常说:“我老闺女大学毕业了,也上班了,哈哈……”小刘常说:“赶紧升井回家干游戏……”

想到这些话,我心真痛啊!我们死里逃生,但却是永远逃离了你们……我的心里出现了阴影,我不想去打眼了,我真的怕了……

除了对遇难者表示哀悼外,许多网友也对事故发出了质疑声。

一位网友说,当初南五719着火,刚刚注完水,各项指标都没达到要求,矿里为了多产煤就强行命令开封。让综掘三队在其上方100米处重新掘进,还给每个进入719工作面的人发放了准入证。每班清查准入人员,这都是怕出事了,找不到人的办法,好知道有多少人遇难。

另一位叫 “青丝红颜惹君怜”的网友说,他参与了井下救援。他透露,事故发生的时间正是交接班的时候。 “我今天在井下救灾现场组织救灾忙了一天,现场情况还没有想像的那么糟糕。不幸的是有两个兄弟遇难,幸运的是仅仅是两个人遇难。如果这次突出时间前移30分钟,或者后退30分钟,那么死者不会只有两个人,至少也会十个人。

有网友说,事故发生前,掘进队为了抢进度,没有让当天下井的五人开早班会。

以上网友说法,记者转达给大兴煤矿党委书记刘国锋进行核实,对方给予了否认。

特派铁岭首席记者 赵天乙

名词解释 瓦斯突出

是指随着煤矿开采深度的增加、瓦斯含量的增加,在煤层中形成了在地应力作用下,在瓦斯释放的引力作用下,使软弱煤层突破抵抗线,瞬间释放大量瓦斯和煤而造成的一种地质灾害所导致的事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