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同煤集团临汾后沟煤矿105万买矿工命,308房间密谋“腿计划”

后续:截止记者截稿时,当地百姓对记者反映,该矿在国有土地占用 中存在着更大的违法行为,尤以多占少补成为了有关部门腐败的链条!

在采访中得知:后沟煤矿是同煤集团临汾宏大锦程煤业公司的基建改造煤矿,手续还没有办全,不能出煤,在这次资源整合的过程中,同煤集团共整合了6家煤矿,都正在进行技改,但记者看到的是,生产火爆,运煤车辆不断。

竟然是一个不具备任何生产条件的矿井,为什么长时间里会有那么多运煤车辆在此拉煤?如果那晚没有那些运煤的车辆,死者张混开也不会就此走上了不归路。虽然听上去这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但事故的责任主体究竟由谁来负责?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负责人说:“我们矿确有此事,谁再传就叫人把腿打坏”

为了弄清该矿目前的生产经营情况,9月20日,记者在河曲县煤管局见到了一位姓郑的领导。在了解记者的来意之后,该领导对记者拿出了一份“关于山西河曲晋 神磁窑沟煤业有限公司120万吨/年矿井资源整合项目竣工验收的批复”。当记者问到该矿是否具备生产条件时,据该局领导讲,“该矿目前仍有两套手续没有办 下来,一套是安全生产许可证;另一套是营业执照。因此,他还没有拿到任何具备生产条件的所有手续,是属于验收后到允许生产的中间阶段,也没有合法的复产手 续,按照严格的要求该矿是不允许进行生产的。”

大同煤矿集团临汾后沟煤矿,在今年的8月14日,发生了一起矿井下安全死人事故,造成煤矿一名工人死亡,事故发生后煤矿封锁消息,藏匿死体,隐瞒不报。经多日调查情况属实,但后来。大同煤矿集团公司负责处理该起事故的蔡领导打来电话要见解释此事,在采访时说:“我们矿确有此事,谁再说就叫人打坏你们的腿”。

经 初步了解,死者张混凯,男,53岁,系河曲县鹿固乡寺也村人;生前在该矿一处建筑工地打工。9月14日晚20点钟左右,死者在两辆等待过秤的运煤车中间穿 过时,不料被后面一辆运煤的大型车辆(晋 H 41059)从右侧将死者挂倒并被拖行一米后导致死亡。事故发生后,煤矿组织相关人员对死者进行了抢救措施,并在送往当地医院后被宣布死亡。

鸡西矿难的警钟声还未远去,在那起事故中滴道区副区长韩树国被免去职务,安全生产监督和煤炭管理局局长刘崇和、副局长张洪臣、监察科长李庆国等人被撤销职务。另外,矿主、矿长、副矿长等相关责任人员被控制。那么,这场以105万的天价被瞒报的事故又该谁被问责,金钱与法律的博弈终究如何,黑社会的手法恐吓是吓不到对违法事实的采访,本报记者将进一步跟踪报道。

9月19日,记者在山西河曲县见到了死者的两个兄弟,据他们讲;“该事故正在通过交警部门协商处理,但效果并不理想。事故发生已经近一周,可矿方却再也未 曾露面,只有车辆的车主与他们进行过两次接触,但所谈到赔偿问题时,双方未能达成一致。目前家中年迈的老母也一直瞒着不敢将实情告知,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目前他们搞不明白的是,煤矿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故是否承担相应的安全管理责任?他们的维权究竟去哪里才能找到合理的解决?

8月24日,记者来到同煤集团驻临汾宏大锦程煤业公司办公楼,经办公人员告诉是郑忠副总经理负责,并告诉了电话,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郑副总。8月底接到一个电话说:你是郑记者吗?我是同煤集团的,我姓蔡,是专门处理这个事情的,你在外的,等我回答道临汾见面谈。9月6日下午8是许,姓蔡的领导打来电话:你在哪里,有时间见面。记者:我在太原。蔡的领导:那就明天下午见。

矿方有没有与矿工签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是与总公司签订的还是后沟煤矿?矿方有没有为矿工购买了保险?事发时的值班矿长是谁,这起事故的起因是什么?当时的抢救情况是怎样的,小医院是哪个医院,死因是什么?5、105万的赔付依据是什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