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白水县政府煤炭局涉嫌包庇上河煤矿被曝光

白水县政府煤炭局涉嫌包庇上河煤矿矿工井下半个脑袋被挂掉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白水县煤炭局涉嫌包庇

上河煤矿矿工半个脑袋被挂掉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该矿多次发生矿难瞒报辱骂记者网友举报煤炭局领导收取百万元贿赂

2010年11月21日下午4点20分,白水县城关镇上河煤矿早班矿工下班升井的过程中,因绞车工操作不当致使矿工杨才一半个脑袋及安全帽被挂掉,当场死亡。事发后,该矿对此隐瞒未报,私下与家属协商,最终以32万元的赔偿私下了结了此事。

上河煤矿:欺上瞒下 照常生产

12月8日,记者驱车赶往白水县调查采访。该矿规模并不大,生产场景却很繁忙,井口正在出煤,井架下煤堆如山,几辆拉煤车正满载而出,还有几辆在排队等候。该矿办公楼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矿长都不在,没有人接受记者的采访。随后,记者拨通了该矿矿长王图夏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对记者所说事故矢口否认,还骂记者是神经病……记者走访多名矿工得知该矿确实发生了事故,一位湖北籍矿工向记者透露了事故原因和死亡矿工的信息,并告诉记者这起事故纯属人为,完全可以避免。

www.2061.com,主管部门:事故未报 无法查处

12月9日,记者来到该县煤炭工业管理局,李平副局长对记者讲,安全不归他管,让记者联系李王保副局长或者刘岳峰局长,但因这两位局长都不在办公室,记者分别对他们进行了电话采访,电话里他们一致表示,去年至今从未接到任何煤矿上报的事故信息,也未接到任何举报,他们无法查处。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煤炭局必须给各个煤矿派驻安检员并且24小时值守,该矿明明发生事故,为什么还要有人举报?是安检员的失职,还是煤炭局领导明知而有意纵容?矿工家属:悲痛欲绝 准备起诉为了进一步了解真相,根据知情矿工提供的信息,记者于12月10日前往遇难矿工的家乡进行了调查采访。在当地公安民警的大力协助下,记者于12月12日在湖北省襄樊市南漳县薛坪镇秦家坪村一组找到了遇难矿工杨才一的父母和兄长,他们向记者道出了真情。杨才一81岁的老父亲杨见香和78岁的老母亲陈秀才面对记者的采访泣不成声、悲痛欲绝,其愁容满面地三哥杨才和直截了当地对记者讲, “11月21日,我和弟弟同时上早班,下午4点20分我们下班出井时被告知主井罐笼两边的稳绳故障,让我们从副井升井,因绞车工操作不当,弟弟的头被挂掉了一半,当时鲜血四溅,惨不忍睹,掉入井底,当场死亡,惨不忍睹,等我把弟弟的半个脑袋和安全帽捡回地面,他的尸体已经被转移。直至24日,我和大哥杨才政以及弟弟未办结婚登记手续的妻子陈菊英(家住南漳县长坪镇赵岭村一组)等人被约到富平县农机宾馆协商赔偿事宜,我们委托薛坪镇法律服务所的所长王高春和我们一起与副矿长蔡卫国谈判,于26日达成了一次性赔偿32万元的私了协议。我和弟弟是被陈菊英的表哥陈武平叫到该矿上班的,他在该矿是领班,和矿长都很熟悉,而我们到该矿上班仅16天,因而32万元的赔偿款15万元分给了我父母,17万元以及弟弟的工资2450元分给了陈菊英,接着火化了尸体,骨灰盒被陈菊英强行带走了。因父母年迈多病,当时没有参与后事处理,他们对此非常悲痛同时也极为不满。”在记者的开导和劝说下,杨见香悲痛地心情平静了许多,他哽咽着对记者讲,我们这里十分落后,家里本来就很清贫,二儿子早已离开了人世,杨才一是家中老四,今年已经41周岁了却因家庭困难还未娶妻,虽然和陈菊英早已恋爱却未能结婚,也没有领取结婚证,她凭什么拿走骨灰盒,分走17万元赔偿款?难道就凭她表哥在该矿当领班吗?她要骨灰是假,要钱才是真。我已向法院起诉了她,随后还要起诉白水县这个煤矿老板。

矿难瞒报的背后

采访中,上河煤矿不少矿工提到这起事故本该完全可以避免,听了那席话,让记者非常痛心,为什么总是在一些事故发生后,才屡屡发现它本来可以避免。本来可以避免的事故,为何不可避免的发生?各级部门如不痛下决心,严惩相关责任人,在并不久远的将来,下一起本来可以避免的矿难,可能依旧会不可避免地发生。还有部分知情矿工向记者反映,白水县去年至今矿难频发且隐瞒不报,对于其它矿难信息,记者正在进一步的调查采访之中。杨才一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介平民,他的命运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今社会农民工命运的缩影。我身为记者,需要查清其他矿难真相,呼吁更多的人知道这些“阳光下的罪恶”。煤矿安全监察局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向记者谈了自己对矿难瞒报的看法:事故瞒报,矿主和当地政府是最大“赢家”,矿工则是无辜的牺牲品。煤矿事故“瞒报私了”,对于矿主和主管领导而言,都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矿主因为瞒报而逃避了经济处罚,免除了被停产整顿和追究责任的后果,从而麻痹大意,容易埋下更大的安全隐患;主管领导因为瞒报而减少了当地的煤矿“死亡指标”,同时前途也不受影响,从而纵容了瞒报行为,容易造成事故频发且恶意瞒报的可怕局面。就这样,不知多少个鲜活的生命在当权者的渎职中丧生了。

安全生产,重于泰山。死者已矣,尸骨未寒,出事的煤矿却还在生产,这分明是对国家政令及法规的挑衅和践踏!上河煤矿再次发生矿难瞒报然而,2011年6月份,上河煤矿井下再次发生一起矿难。遇难矿工名叫肖某,陕西安康市人。事故发生后,上河煤矿再次违法刻意隐瞒不报,私下处理。给死者家属赔偿了数额不菲的一笔钱后,准备瞒天过海。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媒体工作者(以下简称媒体)走访了该矿矿工、当事人、死者家属、殡仪馆后,经过艰苦的调查,做了大量工作,终于获知了该起事故详细的发生时间、原因、死者真实姓名、年龄、户口所在地等资料。2011年22日,媒体给该矿矿长魏某的手机1389257368X拨打了电话,核实此事。然而,魏某却装起了糊涂,支支吾吾的称,好像没有这回事吧,你怎么说的跟真的一样。然后,魏某换了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说:你是媒体,你去找煤炭局吧,他们是我们煤矿的主管部门,他们看了你的证件后他们会处理好的。令人奇怪的是,魏某为什么会拿出煤炭局来说事情呢?上河煤矿多次被媒体曝光仍肆无忌惮2005年12月《西安晚报》记者王晓光报道:由于两煤矿的越界开采,使得井下巷道互通,而渭南市白水县下河煤矿不负责任的打眼、放炮,使得上河煤矿3矿工被炸伤。19日,发生在白水县城关镇的煤矿事故,再次拉响煤炭安全生产警报。2006年1月16日,《三秦都市报》记者冀晓菊报道:在渭南市所有小煤矿停产整顿期间,20多天前,白水县上河煤矿越界开采导致3名矿工被炸伤的事情尚未处理完,1月9日该矿又发生三名矿工一死两伤的事故。记者昨日了解到,两起事故均由陕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渭南分局调查,目前还没有结果。2010年7月25日,《中国公民新闻网》陕西频道报道:白水县上河煤矿目前只是资源整合阶段(只允许做工程,不允许大量出没)煤矿及煤老板并未管这些,生产证照全部在主管部门封存的情况下开足马力,继续生产。尤其是白水县城关镇上合煤矿副井筒,是2010年白水县纪检委在联合整顿中,被依法关闭,并一次性用混凝土浇灌。(白水县纪检委监察局联合执法,政协委员监督。城关镇人民政府已拍照备案)。白水县上合煤矿副井筒,是资源整合后属不再利用井筒,必须关闭到位的矿井。长期非法生产,大肆疯狂窃取国家矿产资源,群众对此质疑,是谁充当煤矿非法开采的黑保护伞?为什么直至现在还在大量生产,大量出煤。私挖乱采国家煤原,我们的监管部门到底有没有去监管?那么白水县成立的矿山执法队,整天都在巡逻,难道就没发现吗?我们的黑煤窑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的关闭?难道是出了事故后才可以停产整顿吗?新闻中心记者到上合煤矿辖区主管城关镇询问情况,城关镇主管企业副镇长孟镇长亲口告诉记者,上合矿是有手续的矿井,不归他们管辖,虽然是资源整合后的不利用矿井,必须关闭到位的矿井,上级部门也没有将此类矿井的监管移交城关镇。白水县煤炭局是主管有手续的合法矿井,没手续的矿井已归国土资源局管理,国土资源自2010年成立矿山执法大队,负责管理辖区所有非法矿井。那么上河煤矿副井被列为不利用井筒,必须关闭到位矿井是否应视为非法矿井。政府主管部门相互推诿,到底为了什么?白水县城关镇上合煤矿有官煤勾结吗?勾结的程度有多深?随着调查的深入,这些问题正在书写答案。网友举报白水县煤炭局领导每年拿煤矿老板上百万元

近日,有网友称白水县煤炭局领导和主任段王文每年私下收取黑煤矿老板上百万元贿赂。帖子发出后,立即引起广大网民强烈关注。原帖内容如下:“ 段主任和我 上班时各个领导都陪着自己的小蜜出去打麻将,……对信访室的人交代,说;如果有人找就说我有事出去了,其实都在哪些死人身上发财,那里出事故了就狠狠的抓一把,从来不管局里的事情,大小事情就让段主任和我去办,上班8 个小时,其实他们在的时间只不过有3个小时,就拿黑煤矿老板的钱一年就有几百万,大小事情就让段主任和我去办,上班8 个小时,其实他们在的时间只不过有3个小时,就拿黑煤矿老板的钱一年就有几百万,”众所周知,煤炭是不可再生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因为一些无序的开采,土地甚至是耕地被破坏,煤矿周围居民的房屋产生裂缝,水源被污染。最令人痛心的是,黑心煤老板对煤矿工人的生命安全往往不屑一顾。一些黑煤矿,手续不全,煤老板为了挣钱,为了攫取利益最大化,常常忽视矿工的生命安全,安全防护设备老化或没有,根本谈不上什么科学管理。因此,井下井上矿工受伤、遇难事故频发。一些矿工井下出事故后,矿老板根本不上报,而是私下处理。给遇难矿工家属赔点钱,对于他们来说,九牛一毛。然后,又开始疯狂开采,窃取国家矿产资源。黑煤矿之所以猖獗,国家矿产资源遭受严重损失,矿工之所以付出宝贵生命,都跟煤炭局对煤矿非法开采疏于管理是分不开的。白水县之所以频频发生矿难,一桩桩井下重大事故被曝光,都说明了白水县煤炭局存在严重的失职渎职行为,甚至如群众反映,收取了煤老板的贿赂。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既然网友发帖揭露白水县煤炭局领导和主任段王文每年私下收取黑煤矿老板上百万元贿赂,希望白水县纪检监察、检察司法部门应引起高度重视,顺藤摸瓜,搜集证据,对煤矿非法生产进行严厉打击,对公务员收取贿赂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彻底调查,尊重每一个矿工的生命权,还白水县一个平安、法制、和谐的社会生活环境!媒体将继续关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