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陕西蒲城国有煤矿私人承包 事故频发无人整改

一、镇煤矿建于80年代初期,全镇人民集资2万余元筹建煤矿基础建设,但煤矿在90年代基础投资建设过程中,因较多因素对煤矿造成不利投资经营, 使煤矿造成多次转让承包,但到了2000年之后煤矿形势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高阳人民一致呼吁完善煤矿转让合同,高阳镇鉴于人民群众的呼声组成了镇政府煤 矿合同转让承包领导小组,至此煤矿处理领导对政府对人民群众没有一张完满的答卷,最后不知什么企图,以每年26万元转让至现在的承包人,煤矿年产9万吨, 纯利润每年就1800万元,但就在候书记的手中以每年26万元双手供奉他人。各级领导想一想,这中间的权钱交换不叫人深思。

就这样,通过玩空手道,承包人杨颖在当时并不具备实力的情况下,得到了蒲城县办煤矿15万吨的技改项目。

三、高阳镇政府门口,以盖文化站为名,私下卖给姚广田作为门面房,候宪宏在任期间搞的是一言堂,有些事就连镇上的副职都不知道,大小地事都不面向社会及大众、不公开。真是胆大包天这样的人竞然摇身一变成了县煤炭局局长,这样的人这下可找到了发大财的美差。

煤炭局安检股 田股长:县矿这一块对于技改矿不允许生产,不允许边技改边生产。

五、高阳镇农果商公司也不公开招标私下续转。

县矿矿长 冯党军:合同是原来签订的,没投产验收前,技改老系统,我印象是120万元,投产验收后再说验收后的事。

二、高阳镇想买车,从各企业集资近60万元,但后来县计改煤矿给高阳镇政府无私贡献车一辆6545号,第二辆519号是镇煤矿贡献的,但企业集资款近60万元到那里去了。

记者:120万矿上干什么用?

四、高阳镇复升村湾子小组地处东坡煤矿采区,地面塌陷造成房屋裂缝村民无法居住,经上级有关部门协调,该村整村搬迁,候宪宏的机会来了,每亩国家给征 地费3万元,共计近100万元,该小组69户人家但镇领导上报72户,多报3户,每户9万元就是27万元,每户东坡矿给9万元,而镇领导给群众说是8万 元,这里又是69万元,这么大一批款走向那里?请各级领导及纪检部门重视彻查给人民群众一个说法,给我们的党有一个交代。

按照冯矿长的说法,承包人杨颖每年要给矿上交120万元管理费,主要用于职工的安置。然而,在煤矿的大门口,记者碰到的几个老工人却告诉记者,冯矿长所说的根本就不是事实。

六、候宪宏在任期间,亲手操作,把良种厂地承包给他人建核桃园50多亩报成退耕还林,这都是候宪宏的私交,对于这样的人,共产党还能用吗?真是给共产党丢脸,损高阳人民群众,利候宪宏的腰包。

记者了解到,蒲城县煤矿从2004年开始进行技术改造,到现在这项工作依然没有完成,而《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特别规定》的第八条明确规定:新建煤矿,技改煤矿,不能边建设边生产。所以,蒲城县煤矿的生产显然是违规的,那么,这个煤矿到底违规生产了多长时间呢?

七、朱家河煤矿处蒲白交界处而高阳镇安家村二、三组处于朱家河采煤区正中,村东大部分土地塌陷,最高塌陷程度高达3米,群众无法耕种,群众闹事要求政 府解决,可朱家河说把钱给了镇上,但至今不明给了多少,给群众补了一点,这里面内情群众不知,也不公开给村民一个说法,请各级领导重视彻查候宪宏在任期间 的所做所为给广大人民一个说法为谢。

事故频发 国有煤矿违规承包给个人

记者:你觉得监管到位了吗?

www.2061.com,原建奎:那

作为蒲城县最大的县办国有煤矿对外承包,主管此事的行业股股长竟然不知道合同的内容。既然是招标项目,为什么拿不出相关文件和资料呢。随后,张股长说,这份合同矿上也有,他马上联系了煤矿的矿长。不一会,一位姓李的副矿长来到了煤炭局。

记者:你知道他生产着吗?

工人:机子就是出一出停一停么。

由于大门紧锁,记者无法进入,随后记者又来到了这个矿两公里外的另一个出煤口。在这里,十几辆车正排着队等着装煤。此时正是早晨换班的时间。

总工:职工问题没有解决到位,伙计你找我主要领导,人家有正职呢?咱对人家这事左右不了,我能给你拍板定案我就说了。

记者:这一天24小时生产?

煤炭局安检股 田股长:今年发生三起事故,一起是蒲城县煤矿的4.12事故,一起是县煤矿的7.13顶板事故,一起是县矿的8.13事故,三起事故共死亡3人。

原建奎:那是杨颖个人的行为,他说香港是他的就是他的,银河公司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来。

整改期间 煤矿24小时连轴生产

记者看到,矿上的机器一直忙碌着,大量的煤碳刚一出矿口,就会被门外的车拉走。

杨颖:30万吨技改项目所有投资由我投资,生产经营在县矿的监督下,我们进行生产经营,生产安全事故主要是人家县矿,他们是法人。

作为全县最大的县办国有煤矿,技术改造期间非法生产,安全事故频频发生,一句监管有漏洞就能推卸一切责任吗?采访中,田股长认为这个煤矿一直没有生产,于是记者要求和煤炭局的同志一起去煤矿现场看一看。可是陪记者的这位股长一出门,态度立刻就变了。

记者:你们上几点班?

煤炭局安检股 田股长:这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这是政府决定的,对于我这一块只是进行日常的监管。

记者:你怎么能肯定6个人?

施关闭呢?

2008年9月13日早上5点多,记者来到了蒲城县煤矿年产30万吨的技改矿,远远看去,矿区内灯火通明,塔吊上的缆绳和齿轮在不停转动,一辆辆装满了煤的斗车正在不停地向煤场卸煤。

原总工程师告诉记者,要承包技术改造这一块,杨颖要投入1200万元,这么大一笔资金杨颖当时可能并没有这个实力,所以杨颖就先和县办煤矿在2003年12月30日签订了承包合同,把煤矿这个资源拿到手,然后,在2004年6月15日,杨颖又与陕西银河旅游有限责任公司签了一份合作协议,在这份合作协议中,杨颖竟然把根本不属于他的蒲城县煤矿的实物和项目手续,评估作价两千万元,以此来与银河公司进行合作,然后由银河公司出技术改造资金。

田股长:你上去还是不见人,你去门都锁着呢!

记者:这会井下现在还有人吗?

按照杨颖的说法,合同约定了承包人也就是杨颖出资30万吨搞技术改造项目的建设,谁投资谁受益,煤矿的所有产权为县矿所有。那么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合作关系呢?记者找到了刚调来不久的现任矿长冯党军。

那么,这些老工人和冯矿长究竟谁说的是实情呢?随后记者又找到了现任浦城县煤炭局总工程师的原任矿长原建奎。

工人:半夜的。

据了解,蒲城县煤矿是上世纪80年代国家投资3000多万元建设的国有县办煤矿,矿上原有职工340多人,这个矿工业储煤量1600多万吨,。本世纪初期,由于各种原因,煤矿经营困难,便承包给了个人经营。几经多人承包仍不景气,2003年,民间投资人杨颖承包了蒲城县煤矿。国务院1998年242号令《探矿权采矿转让管理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以承包等方式擅自将采矿权转让他人进行采矿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地质矿产管理工作的部门按照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权限,责令改正,没收非法所得,处1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采矿许可证。按照这个规定,国有煤矿明确是不能承包给个人经营的,那么,蒲城县煤炭局为什么还要这样顶风违规操作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