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火电行业新常态下发展现状

省电,面对这样一个司空见惯的名词,为什么要省电?怎样省电?每个人都在习以为常中有着各式各样但基本如一的回答。直到一天,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问题我国电力工业正处于全国联网,为什么要省电呢?,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从电力系统的角度,省电的含义早已默默发生了些许的变迁。

>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一块来探讨一下。

我国经济发展已进入新常态,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将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电力行业的发展同样呈现出新常态特征,如何应对新常态下火电行业竞争,增强火电企业市场竞争力,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成为火电企业面临的新形势和新任务。

省电的含义

1、经济增速持续放缓,能源结构调整不断深入,非化石能源快速增长,火电机组市场份额继续压缩。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省与拮据是有区别的。省电,指的是保证基本生活生产需求之余,避免无谓的浪费。比如,从居民的角度,避免不必要的长明灯,随手关灯;从工业的角度,避免设备无产出的空转。没有实际价值的电能利用,谓之浪费,我们要省的是这部分的电。

2、我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以习总提出的“四个、一个合作”为,国家将进一步优化能源结构,加大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要求。

同时,省电有另一层的含义节能,依靠设备和技术的改进,提高电能利用效率,最终缩小同等产出条件下的电量用量。比如,节能冰箱,节能空调,就是以更小的电量完成相同的目的。

受宏观经济下行、产业结构调整、工业转型升级等因素影响,2015年全社会用电 量555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5%,增速同比回落3.3个百分点,用电量占比最大的第二产业用电量同比下降1.4%,为40年来首次负增长。截至2015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9.9亿千瓦,设备平均利用小时4329小时,同比降低410小时,降低百分比约7%,且仍有超过1亿千瓦的核准在建规模,火电产能过剩局面短时期内难以缓解。

省电的意义和价值

2015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占比分别比2010年提高8.1和8.3个百分点,非化石能源呈现快速增长特征。

从以下两个方面来理解:

水电方面,设备利用小时保持较高水平,2015年底全口径水电装机容量3.2亿千瓦,发电量1.11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1%,设备利用小时3621小时,为近20年来的年度第三高水平(2005年、2014年分别为3664、3669小时);

  1. 传统价值观。

核电方面,投产规模创年度新高,发电量高速增长,2015年核电装机容量2608万千瓦,同比增长29.9%,全年净增核电机组600万千瓦,发电量同比增长27.2%,设备利用小时7350小时;

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资源的充分利用都是被推崇的,所以有了物尽其用的说法。资源应该被更充分合理的利用,换言之,每一寸资源的利用都应该是有价值产出的。

风电方面,受风电上网电价调整预期影响,2015年基建新增并网风电装机再创新高,全国并网风电装机容量千瓦,全年发电量185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5.8%,利用小时1728小时;

  1. www.2061.com,从电力宏观角度

光伏发电方面,2015年底我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4318万千瓦,其中,光伏电站3712万千瓦,分布式606万千瓦,年发电量392亿千瓦时,全年新增装机容量1513万千瓦,平均利用小时为1133小时。

对于电网公司,售电量越多越挣钱,但不代表用电量越多越挣钱。售电量和用电量的区别在哪里?

由于近年来国家密集出台一系列可再生能源扶持政策,极大促进了新能源发电的规模化发展,同时还积极采取措施,优先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加快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规划,

售电量是交易概念,每一度电都是实打实收费的,当然卖的越多进账越多。但是,用电量多意味着,系统的装机容量必须满足需求,输配电网也要达到相应的输电容量需求。

2016年,预计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提高到35.7%,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调高到13.2%;

整个电网的装机容量是由峰值负荷的电量决定的,从宏观角度,是希望通过省电行为,降低峰值负荷。如此能带来几个显著的好处:

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

首先,从用户侧方面电费的节省。电能用量少了,电费降低了,是最直观的收益。当然,一些实施峰谷分时电价的地区,这种收益会更明显。

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电力供应结构调整逐年深化。

其次,从调度的角度降低调度难度和成本。调度的目标就是根据负荷需求,决定机组的开停电和经济出力,其调度难度完全是由负荷曲线决定的。峰负荷的降低,意味着负荷曲线的波动程度降低,自然会降低调度计划制定的难度。同时,波动幅度的减小,也减少了机组的启停次数,机组的启停时间长,经济成本高,节约了不小的成本。

2.资源和约束加剧,节能减排政策日趋严厉,环保压力增加,火电企业环保边际成本持续增大。

最后,从电力系统建设的角度节约了投资成本。电力建设是为了满足电力电量的供需平衡。在供小于需的地区,通过省电降低用电量,可以减少供能不足的引发的断电。同时,降低用电量,可以延缓一些电力建设的投资。

从资源约束看,近年来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人民群众对良好生态的迫切期待,形成推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新方式。国家相继出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行动计划》等,要求全国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00克标准煤/千瓦时(以下简称“克/千瓦时”);东部地区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基本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中部地区新建机组原则上接近或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鼓励西部地区新建机组接近或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到2020年,现役燃煤发电机组后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10克/千瓦时,其中现役60万千瓦及以上机组后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00克/千瓦时。东部地区现役30万千瓦及以上公用燃煤发电机组、10万千瓦及以上自备燃煤发电机组以及其他有条件的燃煤发电机组,后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基本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严厉的节能减排政策使得火电企业超低排放和节能工作大规模集中进行,导致火电企业治污成本快速增加,其中脱硫、脱硝装置的安装和技术、运营成本增幅明显。

举一个例子更好理解,现要派车去接乘客,每车坐10人。如果有48人,派5辆车就够了,稍有富裕还能多个保险;如果有51人,至少派6量,而最后一辆车的利用率就明显偏差。在这个例子中,人数就相当于电量,车就相当于电厂,我们希望通过省电的行为,让这51人稍微少一点点,就能少派一辆车,从而节约出更多的成本。所以,有的时候,关于省电的号召貌似是影响了电网的收入,实则是从延缓建设投资上节省出了更大的收益。近些年的实际情况是,国内超前建设了很多,产能是过剩的,随着负荷的持续增长,这种省电行为也终会派上用场的。

3.电力体制不断深入,电力市场高度竞争,电价结构发生变化,火电企业盈利水平严重下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