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风电平价上网政策可能会把企业逼疯

短短几百字的《通知》,却传达了大量的信息。对风电开发企业而言,将被迫接受与火电一样的上网电价,即使示范项目的风电电量全额收购,但压力依然巨大。但这一政策的意义在于,通过平价压力测试,可以找出风电平价上网的约束条件,为风电电价的下调提供依据。对电网企业而言,示范项目内,电网工程必须与风电项目同步推进,这会逼迫电网企业加快外送通道的建设,没有电网的积极配合,毫无疑问这一政策将无法推行。对风电设备企业而言,必须提高风机质量、增加风机的可靠性运行。目前弃风限电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一些风机的质量问题,通过平价上网测试及长时间运行,部分风机的质量问题可能会很快暴露出来。

申报还是不申报示范项目,对于风电企业来说,需要考量多重因素,也要在各种利益纠结中取得平衡。

国家能源局近日正式发布了《关于开展风电平价上网示范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市于组织风电开发企业,于6月30日前,申报1-2个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示范项目通知,却能起到一石三鸟的效果,致使风电企业面临的压力倍增。

业内也有观点认为,示范项目对于探索风电消纳途径或无太大实质性帮助。毕竟,示范项目总量较小。现在“三北”地区面临的消纳难题,不是完全不能消纳,只是消纳程度有限。因此,难免让人担忧,会不会腾挪出其他项目的消纳空间保证示范项目的消纳。

当然,示范项目并非在全国推行,只是在一些特定的区域进行试验。那么,西部地区,尤其是三北地区申报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在三北地区,风资源好、项目平均造价低、限电严重,从一定程度上具备《通知》中的示范项目的元素。

www.2061.com,毫无疑问,主管部门非常清楚,弃风限电是影响“三北”地区风电实现平价上网的首要因素。因此,承诺示范项目不限电,保证消纳。主管部门希望通过平价上网示范项目厘清的是,除了弃风限电这一显性因素外,还有哪些隐性因素和隐性成本,制约着风电的平价上网。与此同时,在确保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的开发经济性、技术先进性和运行可靠性,保障示范项目与系统协调运行等方面进行探索。

而中东南部地区,煤电标杆上网电价相对较高,但这些地区风资源较差、项目造价高,关键是这些地区目前并不限电,因此,在这些地区推行平价上网实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因此,业内早有断言,示范项目必定集中于“三北”地区。

但三北地区火电的平均上网电价非常低,以甘肃为例,该省煤电标杆上网电价仅为0.2978元/千瓦时,即使设备满发、全额收购,每年发电小时超过3000小时,以这一电价核算,风电运营商盈利的空间也会非常之小。

一方面,距离当初设置的2020年“风火同价”目标的时间节点越来越近;另一方面,2018年实施新的风电标杆电价后,也意味着要着手制定下一次电价“退坡”的幅度。是要再经历一次“退坡”?还是一步到位取消补贴?种种疑问,都需要主管部门对风电行业的真实成本摸底,摸清风电行业的真实的电价承受水平。

《通知》明确规定,示范项目的上网电价按当地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执行,且无其他任何补贴,那么各省的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有多低呢?

方向和目标是明确的,风电平价上网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业内没有争议。争议点在于,该实现什么样的平价上网?如何把风电和煤电真正放在同一起跑线上?平价上网路径该怎样设计?

风电平价上网示范,将对风电运行企业、电网企业和风电设备制造企业带来不同程度的压力,政策效果可谓一石三鸟。

从最终公布的名单来看,13个示范项目中,河北占了5个项目。按装机容量计算,河北示范项目规模占比也是最高,达到57%。这一结果与电价补贴强度密切相关。目前,冀北区域脱硫煤电价格为0.372元/千瓦时,2018年风电标杆电价为0.45元/千瓦时,补贴强度相对较低,只有0.078元/千瓦时。因此,实施平价上网后,冀北地区对项目的收益影响最小。

那么,会有企业积极申报吗?

此前,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单纯从经济性来分析,虽然“三北”地区煤电标杆电价较低,但若能保证风电项目完全消纳,等效利用小时数达到3500小时左右,内部收益率应能让企业接受。

尽管《通知》中给出了一些优惠条件,比如示范项目不含年度指标、不限电等,但风电开发企业仍觉得难以推行,因为电价太低、太低、实在太低了

而中南部地区,虽然煤电标杆电价相对较高,但风电项目一直较少受到弃风限电影响,若要保持盈利水平,等效利用小时数至少达到2500小时以上。目前,在中东部和南方地区,5米/秒左右的风资源条件,能达到2000小时的等效利用小时数已实属不易。

当然,风电平价上网是大势所趋,任何一个依靠补贴的行业都不能长久持续,在我国风电规模逐年扩大,可再生补贴基金缺口越来越大的背景下,推行平价上网测试可谓来得及时,但风电企业面临的压力才刚刚开始。

该批示范项目建成后,上网电价将按当地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执行,所发电量由电网公司负责确保全额消纳,不核发绿色电力证书。示范项目能否真正在创新调度运行机制,挖掘系统调峰能力和消纳潜力,确保全额消纳,降低风电成本等方面切实起到示范效应和引导作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