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未来五年 中国LNG年供应量或超国内天然气产量和三大进口管道气总和www.2061.com:

2014年以来,国际LNG市场供应宽松,现货价格总体走低,使未来天然气供应成本大幅降低。在此形势下,中国和国际LNG市场开展贸易的方式和周期将更加灵活,组合方式也将更加多样化。北京燃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刘燕在日前举行的2017中国国际LNG峰会暨展览会上如是说。

LNG将在未来天然气终端市场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供需格局生变,传统贸易套利路径长期关闭,LNG资源流向区域化、流动运距短平化、区域市场割据化的趋势更为显著。多位与会专家表示,国内LNG产业链上下游亟需拓宽业务领域,开辟新运输渠道,寻求区域合作共赢,才能在新市场格局下赢得可持续发展。

“未来五年,中国LNG年供应量有望增至4262亿立方米,超过国内天然气产量和三大进口管道气之和。”11月30日,陕西燃气设计院院长郭宗华在第六届中国天然气市场化、智能化发展大会上表示。

气源纵横流动

根据国务院8月30日发布的《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2020年底前,各油气企业要力争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2000亿立方米以上。

2006年至今,LNG在我国天然气供应中比重快速攀升,从2006年的1.6%增至2016年的16.6%。预计到2020年,中国LNG实际进口量将达到600亿立方米,未来新增LNG合同及现货将大幅降低天然气供应成本。多位与会专家表示,目前是利用国外LNG的最佳窗口期。而进口LNG资源凭借其较低的气源价格辐射周边市场,或对国产LNG气源带来冲击。

中国管道气进口主要有三大通道,分别为中缅、中俄东线和中亚管道。目前,中缅管道天然气项目每年可向中国输送天然气120亿立方米。

安迅思数据显示,当前传统中长远距离LNG贸易套利路径窗口基本长期处于关闭状态。而以往贸易商多是将内蒙古、陕西、新疆及山西等北方LNG资源销往华东、华南一带赚取贸易利差,随着中国LNG供需格局的变化,北方LNG资源很难抢占沿海进口LNG资源市场。

据《中俄东线供气购销合同》,中俄管道东线于2020年建成后,可达到100亿立方米/年的输气量,预计2024年达到约380亿立方米/年的设计规模。

而进口LNG资源对内陆地区的辐射还不仅仅局限于沿海周边,华南华东地区进口LNG资源也开始向华中地区反攻。

此外,据霍尔果斯海关数据,今年前三季度,中亚管道向中国输气量为357.6亿立方米。

中国寰球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黄永刚指出,目前,生产成本较低的LNG项目开工率较高,且越来越靠近消费地;而LNG消费地也因煤改气政策推行,有从沿海向内陆延伸的趋势。

郭宗华认为,LNG接收站和工厂将成为LNG供应增量主要来源。今年前8个月,中国天然气进口量为78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38.6%。其中LNG进口量约39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7.5%,约占天然气总进口量一半。

此外,在煤改气和禁煤区政策的带动下,LNG点供成为下游消费的发展亮点和重要板块,京津冀鲁豫地区的工业用气需求成为近两年LNG消费新增量。河北、山西、河南等中部省份工业煤改气市场培育则带动LNG消费地从沿海地区转向中部地区。

郭宗华表示,目前国内的LNG接收站已投产20座,正在筹建20座,有意向投资建设28座,所以未来五年内,中国将可能建成68座LNG接收站。

在广州燃气副总经理刘静波看来,无论市场格局如何变化,目前主要问题是LNG与其他燃料的竞争力,不能单独看待LNG,必须与其他能源进行对比,LNG仍面临着来自煤炭的巨大挑战。未来做现货交易或许更加容易,但是要与长协有灵活比例。刘静波说。

“按每站平均年接收量400万吨计算,年进口量达2.72亿吨,折合气态3808亿立方米。”郭宗华称。

长期贸易合同较短期合同灵活度高,更有利于LNG买家规避未来市场周期性变化所带来的风险。对于中国LNG市场新进入者来说,业内人士建议签署多个中短期LNG进口合同而不是长期贸易合同。

今年上半年,郭宗华所在的陕西燃气设计院签订了十座LNG工厂的合同。

优化结构顺势发展

“预计今年国内将新增20座LNG工厂,五年内西部天然气资源地区的LNG工厂可能增加至75座。”郭宗华说,加上国内现有200座LNG工厂,届时,国内LNG工厂数量可达275座。按每厂日处理量按50万立方米计算,除去维修期,LNG工厂的年产有望达3241万吨,折合气态454亿立方米。

受价格下调和环保政策利好等影响,未来几年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及进口有望恢复较快增长。预计2016-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年均增速10%-11%,2020年消费量将达到3100亿-3200亿立方米。为了更好满足需求增长和更好地利用未来几年LNG市场供应过剩的有利时机,有必要优化中国目前的天然气供应结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说。

郭宗华认为,LNG储配调峰站也是未来的增长重点。

记者从会上了解到,未来几年,LNG现货价格将会持续低于与油价挂钩的LNG合同价格,适时增加LNG现货进口可以有效降低进口成本。对于长贸供应出现季节性过剩的三桶油,与会专家建议加强与现有LNG供应商的沟通,积极提出放宽购买量上下限、目的地限制、增加现货购买等要求。同时,加强与LNG进口商的协作,发挥大型买家优势,提升在谈判中的话语权。最为重要的是要加强储运设施建设,提高储气调峰能力。

“1万立方米以上的中大型LNG储配调峰站,估计目前有100多座正在筹建。”郭宗华表示,“煤改气”和“油改气”引起的天然气供应缺口,短期内不能彻底解决,作为调峰主力的地下储气库建设周期长达约五年,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仍需要依靠LNG在终端市场发挥调峰作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