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www.2061.com高起点建设雄安新区——访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谢克昌院士

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是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的需要,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要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加快走出一条科学持续的协同发展路子来。

新华社北京4月8日电“燕赵腹地雄安起,高点定位逾千年。”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8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时的讲话

设立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所做的又一重要战略举措。谢克昌说,中央做出这一举措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是有科学咨询支撑的。要认识到,建设雄安新区既是改革创新的需要,以便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也是现实发展的需要,打造京津冀经济发展新增长极;更是借鉴传承的需要,将为城市发展提供探索新的发展路径,也将在未来为很多区域疏解、承接起到示范作用。

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我国区域发展的重要战略,也是构建世界级城市群的关键。其中,绿色发展对京津冀协同发展至关重要。当前,人口与资源环境关系紧张,特别是大气污染问题突出,已经成为京津冀城市群发展的重大短板。从根本上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绿色转型,改变目前城镇化失衡、产业结构偏重和能源结构过度依赖煤炭的状况,需要加大力度多措并举、标本兼治。

“设立雄安新区是打造疏解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的必然要求。”谢克昌说,雄安新区距离北京100公里左右,距离适中,既可以通过交通一体化建设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又不会一圈圈被动地围着北京“摊大饼”式发展。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缓解人口膨胀引发的大城市病

在谢克昌看来,北京作为全国的首都,集聚了政治、文化、金融、商贸、科技、教育、医疗、交通等功能。由于虹吸效应带来京冀之间发展的巨大落差,并落下严重的“大城市病”——交通拥堵、雾霾锁城、房价居高不下。

北京目前面临的大气污染、水资源短缺等大城市病,其病因就在于功能和大量优质资源的过度集中导致人口快速膨胀。

他指出,以雄安新区建设为核心,建造发展定位高、公共服务能力强、产业结构优的新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将为河北注入全新的高端产业,驱动河北省的发展,撑起京津冀的腹地,打造“京津保”新三角,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并带动中国北方的改革开放。

10年间,北京常住人口增加了500万人,相当于一个特大城市的人口。特别是北京中心六个城区以全市8%的面积集聚了全市近60%的常住人口、近72%的就业人口。

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能源与环境组组长,谢克昌尤其关心雄安新区如何实现高起点建设。

同一时期,北京机动车保有量从240万辆快速增长到接近550万辆,大量污染物排放,使北京陷入人多车多尾气排放多的污染路径,影响城市发展质量和居民生活品质。统计显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机动车保有量占全国总量比重高达28%。根据目前京津冀各地公开的雾霾分析结果,机动车尾气排放已经成为空气污染的重要来源,北京、天津、石家庄的机动车污染分别占本地排放源的31.1%、22%和15%。同时由于中心城区功能与人口的过度集中,极易造成交通拥堵,而汽车在低速行驶状态中的排放水平要高于正常行驶状态。

“雄安新区最大的优势是区位条件好,现有开发程度较低。”谢克昌说,新区建设要做到中央部署的“四个坚持”,即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坚持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续历史文脉。要完成“七大任务”并瞄准建成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的功能定位。

www.2061.com,人口的快速增长也带来水资源短缺。2016年,北京人均水资源量为161立方米。尽管南水北调后,北京的水资源总量与前几年相比有所提升,但依然不足全国人均水平2039立方米的十分之一,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500立方米极度缺水警戒线。

他建议,新区建设下一步应立足已有生态环境基础相对优势,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打造绿色、森林、智慧、水城一体的新区。优先加强生态建设,严格区域环境保护,划定生态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和城市开发边界,加强耕地保护,加大造林和湿地恢复力度,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

国际经验表明,日本东京、韩国首尔和英国伦敦等首都城市也曾面临因中心城区人口过度膨胀而引发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严重大城市病。跳出去建新城、发展周边卫星城成为缓解大城市病的有效应对之策。东京自1958年起共制定了五次首都圈整治规划,逐步形成中心区副中心周边新城临县中心的城市结构。

此外,谢克昌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雄安新区建设中也要克服已有的路径依赖和经验的僵化与惰性。相比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雄安新区肩负着培育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和解决“大城市病”问题的责任,也被赋予了探寻走出“深水区”的使命。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必须牵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以解决北京大城市病为基本出发点,改变北京功能和人口过度集中在中心城区而周边区县发展不足的失衡局面。一是进一步合理疏解非首都功能,推动不适合北京政治、文化、国际交往、科技创新四个中心定位的产业向外疏解,实现人随功能、产业走;二是要发挥北京的辐射和带动效应,在北京中心城区周边发展一批宜居宜业的卫星城,作为承接产业、机构和人口的载体,形成多核多圈层的城市结构。同时着力构建现代化交通网络系统,加快构建快速、便捷、高效、安全、大容量、低成本的互联互通综合交通网络,重点发展轨道交通,打造轨道上的京津冀。

中央决定建设雄安新区,既是意在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缓解北京大城市病,也是打造京津冀经济发展新增长极的需要,将为城市发展探索新的发展路径,对实现区域内的合理分工与协同发展,城市功能的疏解、承接等也将起到示范作用。同时,雄安新区也要以绿色作为新区发展的底色,立足已有生态环境基础相对优势,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打造绿色、森林、智慧、水城一体的新区。优先加强生态建设,严格区域环境保护,划定生态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和城市开发边界,加强耕地保护,加大造林和湿地恢复力度,保护好白洋淀丰富的水资源,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