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www.2061.com小公司仍被排除在印度太阳能市场之外

截至2017年3月,印度国家太阳能计划(National Solar

小型公司们发现,进入印度大型太阳能市场并参与多兆瓦级光伏项目竞争性拍卖越来越难了。

Mission)的总装机量达12GW。另外,该国自2017年开始,已有12GW的预备项目,两者相加,印度似乎开始逐步向2022年目标靠近

即在2022年前完成100GW的装机。不过,考虑到印度光伏价格不断下降并持续创下历史新低,行业专家都在揣测究竟印度如何实现制定的这些目标。此外,由于拍卖频率有所减弱,但拍卖规模却有所扩大,因此开发商必须集中精力专注于少数几次拍卖。

印度的光伏价格正在持续下降。2016年的最低光伏电价为每度电4.34卢比。2017年2月,光伏电价继续下跌至每度电3.31卢比。2017年4月11日,Engie公司甚至创下了每度电3.15卢比的光伏电价新低。

今年年初,印度的光伏预备项目规模为12GW,其中联邦政府与卡纳塔克邦、特伦甘纳、安得拉邦、旁遮普和恰尔肯德邦等州举办的拍卖各占一半。

印度公司Acme Solar和Renew Power是拍卖中最大的赢家。目前,这两家独立电厂分别拥有1GW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光伏项目。除了Engie、SkyPower及Fortum少数几家外国公司外,印度的光伏拍卖市场主要由印度的本土公司占据。

Suzlon和Mytrah等一些之前仅专注风电项目的风电开发商也凭借在反向拍卖中的成果,成功打入光伏领域。这两家开发商均已找到了资本合伙人,预计光伏资产一旦可以开始运营即可被收购。

以下是我们统计到的几组数据:

13GW

2014到2016年,印度的光伏拍卖规模

4.1GW

2016年的新建光伏容量

-40%

2014与2017年的光伏拍卖最低中标价格之差

大型印度玩家们和少数国际巨头公司一直长期占据着印度招标项目。人们期待着一旦这些公司站稳脚跟、忙于开发项目之后,也许新的小型公司进入市场的空间就会开辟出来。

上个月,咨询公司印度之桥的执行董事Vinay Rustagi 在接受PV Tech采访时表示,这一领域的投资意愿非常强烈。

目前还有许多国内和国际玩家都非常渴望大量投标这类项目。

www.2061.com,Odisha项目、印度国家火电公司和印度太阳能公司多吉瓦级全印度拍卖中出现的严重超额投标就反映出这种情况。这些拍卖项目是在印度向从发达国家、中国和马来西亚进口的电池和组件征收保障税之前举行的。

招标项目的数量还意味着未中标的开发商只需短暂等待后就可以参与下一场投标。然而,真正能够竞标的玩家范围变得越来越窄了。中标方清单上一次又一次出现的都是相同的十几家投标方。

开发商们曾游说印度国家火电公司改变2GW拍卖项目规则。他们声称,招标项目分配给单一玩家的项目量是如此之大,偏好的是规模最大、最具经济实力的投标方,这种投标方或需承担规模经济和投标全部项目量的风险。日本巨头公司软银以每单位2.60卢比的价格投标了所有2GW项目并中标600MW项目。这一价格仅略高于其他三家中标方Acme Solar、Azure Power和Shapoorji Pallonji 2.59卢比的投标价,这令业内多少有些惊讶。

关于是否存在小型开发商重回市场的空间, Rustagi表示,不断增长的项目规模正在推动业内的一些整合,只有具备了经验和融资能力的大型开发商可以发挥带头作用。

因此,我们的确认为小型开发商将继续被排除在市场之外,原因很简单,他们根本无法与大型开发商竞争,而且项目规模也越来越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