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www.2061.comSolarWorld衰落不能怨政府

在德国实施补贴政策的近20年时间里,SolarWorld通过收购兼并和扩大产能,企业规模不断扩大,但最终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特优势,在某一个领域做到实力最强、份额最大,它更像一家外强中干的巨无霸。

www.2061.com 1

2017年5月,光伏业界最活跃的搅局者德国光伏制造巨头Solarworld AG终因资不抵债和官司缠身轰然倒地。在这家前任欧洲光伏领军者宣布破产的当天,其股票价格仅为0.79欧元,与10多年前的90欧元相比,股价跌幅无异于飞流直泄。

在历经多年的喧嚣及浮夸后,2012年上半年的全球光伏业依然在饱受供过于求和潜力遭遏制的困境。

SolarWorld还有一个更为人所知的名号全球光伏双反的推手。根据公开资料,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SolarWorld曾三次发起针对中国太阳能光伏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双反指控。

纵览全球光伏整个大环境,下游供应商陷入困境,受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影响,过去六个月光伏产业制造部门停滞不前;久之不去的金融危机导致大多数国家削减国内项目资金和补贴;本地成分要求和进口关税等保护主义大行其道。

事实上,喜欢高举反补贴大旗的SolarWorld本身就是一家典型的受惠于补贴的企业。回顾其发迹、辉煌、危机和衰落的发展轨迹,可以发现一条明显的曲线,而这条线,恰好与德国政府实施的补贴政策有着相吻合的弧度。其之所以动辄挑起双反,正因为已经无法依靠德国政府不断降低的补贴来维持辉煌业绩,而不得不迁怒于国外竞争者。

事实上,根据市场研究机构GTM Research发布的最新报告,今年全球光伏组件产能将达到 59GW,而市场需求仅有 30GW。GTM 指出,供过于求已经对这个行业造成损失,导致数家欧美太阳能企业由于没有赶上太阳能电池板价格50%的下降速度而走向破产。目前,光伏组件的价格保持在0.70‐0.85美元/瓦,光伏组件价格大幅下滑还将持续,预计到2015年跌至 0.45美元/瓦。

SolarWorld一贯指责国外光伏企业,认为它们得到了政府补贴,实施低价倾销的不正当竞争,因而导致SolarWorld陷入财务困境。其实深入挖掘就不难发现,导致SolarWorld最终走向破产不归路的原因,更多地应当归咎于它长期过度依赖政策保护而形成的固步自封。

然而,即使在这个一片惨淡的市场里也不难找到一些亮点,如澳大利亚碳排放税于 7月1日生效,此举将大大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地区、州、跨国领域的大规模资本注入。此外,一些发达国家也欢迎发展太阳能。例如,日本新的上网电价补贴机制于7月1日开始实施, 为太阳能提供每千瓦时42日元的补贴,期限为20年。此外,沙特阿拉伯也有资金和雄心大力发展太阳能。

官方说:深陷下滑难自拔

各国纷纷削减光伏补贴

在官网公布的新闻稿中,SolarWorld不得不黯然承认,破产原因是公司业绩下滑、负债累累。

2012年上半年,全球各国债务额大幅增长,针对新能源技术慷慨的资金和补贴已被瘦身。

SolarWorld创建于1988年,最初主要从事可再生能源产品贸易,从90年代开始,它从贸易商逐渐转型为光伏产品制造商。1999年,当它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挂牌时,其业务领域已经涉及太阳硅材料供应、组件产品、太阳面板贸易和太阳能电站施工等光伏全产业链。尽管给外界留下一体化公司的印象,但其最主要的业务仍然集中在上游的硅片领域。

就在新年的前一天美国国会阻止了1603法案的延期, 意味着只要申请者能在 2011年12月31日之前动工,并于2016年12月31日完工的话,他们仍能获得30%的税收减免。

2004年,SolarWorld的业绩突飞猛进随着新生产基地的建成,公司的硅片生产能力从120兆瓦增加到220兆瓦。产能的增加,业绩的提升,自然会在资本市场上展现出来,公司股价扶摇直上,从2004年初的11欧元飙升到年底的90欧元以上。

与此同时,西班牙政府于1月28日宣布,完全暂停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上网电价补贴;以色列下调上网电价补贴23%,自1月1日生效;2月1日,希腊下调上网电价补贴12.4%;韩国用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代替了上网电价补贴;3月1日,瑞士削减光伏补贴18%;德国下调FiT补贴,并取消了对10MW以上光伏电站的资金,并于4月1日生效;7月,保加利亚削减光伏补贴达50%;意大利的第五能源法案预计将于9月生效。

2006年开始,有了一定资本积累的SolarWorld开启全球买模式在欧洲,它接手了荷兰壳牌公司的晶体硅太阳能业务,在美国,它从日本小松公司手中收购了当时北美最大的太阳能电池制造企业希尔斯伯勒工厂。随后,它还进入中东地区,与卡塔尔基金会和卡塔尔开发银行共同建立了卡塔尔太阳能科技公司。

www.2061.com,然而,再往食物链的下一级看,在美国的州一级,7月加州通过一项针对穷人和弱势群体的FiT补贴法案。这也是北美第一次为贫困的倡导者通过上网电价补贴为贫困者争取平等使用可再生能源的举措。

从其收购的对象中不难看出,硅片业务不再一块独大,为了持续做大产业链,太阳能组件等中游产品的比重开始逐渐上升。但近年来,随着中国等国的光伏太阳能组件生产能力迅速扩张,缺乏成本控制能力的SolarWorld,在竞争中的劣势暴露无遗。

新泽西参议院和州议会同意通过太阳能复活法案(A‐2966),投票同意替换和修订。新泽西太阳能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政治和可再生能源政策的影响,而不是太阳能资源本身,指出国家太阳能信用(SREC)市场提供了大量安装项目。短期内无法将市场从供大于求中快速的解救出来。但是2012年下半年安装项目量会放缓,但是这一立法意味着在2013 年就能看见增长恢复了。

2013年,SolarWorld曾一度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当时它说服了合作伙伴卡塔尔太阳能公司出资收购SolarWorld 30%的股权,以债转股的形式度过了迫在眉睫的破产难关。但业绩下滑的趋势并没有因此而得到阻止,在全球光伏面板价格持续下行的背景下,SolarWorld采取的减员增效、使用高效组件等措施显得姗姗来迟。到2016年,SolarWorld的亏损额已经高达9200万欧元。而其旗下Deutsche Solar与美国多晶硅制造商Hemlock公司的合同纠纷导致的7.2亿欧元赔偿金,更压得SolarWorld奄奄一息,最终不得不宣告破产。

同样,康涅狄格州正在实施一项零排放可再生能源信用计划,每兆瓦的发电量将获得一个ZREC,1MW系统最高可获得350美元的补贴。

老板说:都是补贴惹的祸

保护主义政策

SolarWorld破产后,其创始人兼CEO弗朗克阿斯贝克(Frank Asbeck)在第一时间表示:非法低价倾销是导致公司垮台的原因。

由于利润来到前所未有的低水平、激烈的项目争夺以及资金的越来越难以获得,很多地区设置了保护主义壁垒。今年4月6日,安大略省电力局公布了microFiT 和FiT2.0的草案文稿,以及修订后上网电价补贴的具体实施条款。安大略省政府计划将上网电价补贴削减 31.5%,屋顶系统和地面安装系统的补贴价格将分别为 0.549加元和0.445 加元。此外,想要获得上网电价计划赋予的价格担保和电网准入的太阳能企业,必须确保生产能源时所用的设备60%来自安大略,其中包括太阳能电池板和相关服务。

作为技术派企业家、曾经的行业龙头老大,阿斯贝克却并不受德国媒体的欢迎,他有两大特点屡遭诟病:一是生活奢侈,拥有两座古堡和相当于500个足球场大小的私人狩猎场;二是擅长吐槽,他不仅经常抨击中国政府的补贴政策,也对德国政府的补贴削减颇有微词。但事实上,SolarWorld自己却是德国光伏补贴政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安大略省并不是第一个包含“国内成分要求”的地区。过去几年至少有四个国家(中国、法国、印度和意大利)针对可再生能源或多或少地采取了本地成分要求。5月,美国两位参议员公布了他们要求引入本地成分要求的计划,目的是阻止中国光伏制造商利用美国的30%税收减免政策。

德国的光伏补贴政策开始于本世纪初。按照2000年颁布的可再生能源法(EEG法案)的要求,公用电力公司必须按照固定电价优先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2004年EEG修正法案又根据实际情况,对上网电价进行了调整,为SolarWorld等一批光伏企业的业绩提升营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

日本和欧盟向世界贸易组织表示了对加拿大安大略省上网电价的不满,指责其歧视全球贸易伙伴,给予地方供应商优惠措施。

但是,普惠性的产业补贴政策却让市场竞争这种天然筛选机制的作用日渐式微。在舒适的政策环境中,企业的自生能力逐渐削弱,并滋生出对补贴政策的依赖意识。

另外,行业也从不缺乏谈资,针对中国太阳能制造商的诉讼请求已经有好几起,首先发起的美国太阳能制造商,现在到欧盟了。在这两起案件中,SolarWorld AG一直都是发起者,只不过前者是其美国子公司, 后者是亲自出马。

德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补贴政策的问题,在2009年,德国环境部长Norbert Roettgen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德国政府明显过度补贴太阳能厂商,未来将通过协商降低补贴幅度。此后,《可再生能源法》又经历多次修订,建立并完善了基于新增容量的固定上网电价调减机制,并尝试了针对光伏电站的招标制度试点。从2017年1月开始,德国光伏补贴政策再次进行重大调整,基于固定上网电价的政府定价机制被可再生能源发电招标制度所取代,政府扶持逐渐让位于市场调节。

在美国,除了SolarWorld美国分公司外还有另外6家制造商。美国商务部已经做出裁定,对所有来自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美国政府将很快公布终裁。欧盟的调查将仅限于反倾销,并且还未被受理。

在这种背景下,SolarWorld的企业经营和财务管理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企业战略调整和经营能力提升明显跟不上政策调整的节奏,这从企业成本上就能管中窥豹目前全球光伏电池平均生产成本已经降到0.34欧元/瓦,而Solar world的成本仍然在0.46欧元/瓦的水平上居高不下。SolarWorld并没有深入挖潜以适应市场变化,而是一以贯之的予以抱怨。2012年,阿斯贝克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德国政府削减补贴的政策使数千份工作岗位危在旦夕,是想毁掉这个刚刚起步的行业。

作为回应,中国已经威胁称要采取类似的反制措施。

政府为了迅速提高产业竞争力而实施的补贴政策,固然有助于新兴产业的成长,但也存在着损害竞争性市场结构的隐患。对于Solar world这种因补贴而做大的企业而言,其昔日的辉煌是以国内消费者的福利损失为代价的。如果企业的规模扩张主要得益于贸易保护和补贴政策,而不是以企业核心竞争能力的不断提高为前提,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将很难具有竞争力。一旦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这些人为扶持的巨无霸企业的脆弱性就会暴露无疑。

一家独大

现实说:空心老大做不长

我们再来看看硬件方面的情况。今年,晶硅仍然是最强大的技术。高端单晶产品最高转换效率达到 22%,但制作成本过于昂贵,与多晶硅相比,盈利难度较大,而且后者一直占据着较高的市场份额。

表面看,2017年的补贴政策调整好像是给了SolarWorld致命一刀,但事实上,它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晶硅支持者正受到供过于求的困扰,既有原材料也有成品。一些供应商已经申请破产。美国进口多晶硅价格如此之低,据说保利协鑫和大全新能源等中国供应商已经向商务部提起贸易诉讼请求,寻求对美国晶硅进口征税。

通常认为,政府如果能够遵循新兴产业的发展规律,以有效的补贴政策引导创新要素向符合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的领域集聚,就有助于推动新兴产业的成长。德国的光伏补贴政策曾经被视为有效率的补贴政策,它既有利于促进光伏应用,推动能源转型,也有助于推动形成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光伏企业。今天,德国的光伏发电已经占到总发电量的6.5%,这意味着光伏产品的市场应用已成气候,但大型光伏企业的纷纷破产则表明,推动本国光伏企业做大做强的目标付诸东流。

但是,多晶硅企业发起的诉讼请求遭到了国内太阳能制造商的强烈反对,这些企业只有依靠采购低价晶硅原材料才能获益。

这说明,无论认知能力有多强,政府的行业规划替代不了市场机制的自然选择。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竞争导致的利益结构调整才是企业创新和产业成长的动力来源。企业家对新获利机会的敏感和创造性的革新,往往会改变企业间的竞争优势,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会引导资源的流动,进而推动了产业成长。尽管在特定的时期和特定的市场条件下,补贴政策确实可以推动重点企业和重点产业的发展,但这种发展的代价是:在扶优扶强的同时也鼓励和创造了国内市场的垄断,窒息了市场自发的择优机制,扭曲了资源的配置,使补贴政策扶持下实现的企业成长具有很大的脆弱性。

这或许是中国劳动和生产低成本第一次未能保护其制造商免受金融痛楚,即使美国关税不能从实质上影响中国的市场势头。2012 年下半年中国国内市场大约有 5GW的需求量,这将大大缓解中国晶硅制造商在美国市场面临的压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