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小幅短缺将推高今年伦镍价格

作为今年价格表现最为坚挺的金属,镍的价格在近期也开始下滑。

图片 1

截至10月31日,LME镍价已由年内最高的近1.6万美元/吨,下跌至1.15万美元/吨,跌幅达到约28.12%。当天,沪镍收于9.67万元/吨。

4月13日,业内专家对2018年镍供需面、国际国内形势及镍价走势做了深度的解读与分析。

上海有色网镍首席分析师杨波认为,今年5-6月,俄铝受到美国制裁,市场预期俄镍受牵连,加之国内对可交割镍不足的忧虑,多种因素共同推动镍价在6月初达到年内高点。随后,受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贬值以及环保等因素影响,镍价持续回落。

她表示,由于镍产业较其他金属复杂,冶炼端的原生镍分为3个不同品类,一为金属镍,即在LME上可交割的品类;第二为“2级镍”,即镍生铁和镍铁,此类产品镍含量通常在1——50%;第三为化学品镍,即包含硫酸镍等在内的盐类产品,镍含量通常约22%。前两个品类通过不锈钢关联在一起,第一和第三品类通过电池关联在一起。

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主要包括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俄罗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其中,亚太地区占全球镍矿生产总量的七成以上。

专家认为,金属镍小幅短缺将推高2018年LME镍价达15000——16000美元/吨。在需求方面,不锈钢占全球镍消费67%,占中国镍消费84%。同时她认为,在2018年金属镍的定价因子中,不锈钢比重将下调,新能源汽车产业权重会加大。同时,2018年304不锈钢与金属镍价背离次数将增加,主要原因是金属镍定价因子中,不锈钢权重下降至50%以下,新能源电池产业权重增加。

镍可分为一级镍和二级镍。一级镍指包括电解镍、镍粉、镍块,以及羟基镍在内的镍产品。高纯度镍可用于生产电动汽车的锂离子电池。此前业内多认为,电动汽车向好的发展前景,支撑着镍价的上涨。

她预计,2018年中国金属镍消费中,14%进入硫酸镍生产,通过转变为硫酸镍参与到新能源电池领域。但一旦镍价背离到致使钢厂亏损幅度大,持续时间长,镍价亦将受不锈钢价格走势拖累。

二级镍,包括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的镍生铁和镍铁。目前,不锈钢合金仍是镍的最大终端用户,就中国而言,占到总需求的八成以上。

关于市场最热的新能源电池,专家认为,2018年三元前驱体对硫酸镍需求有望翻番,从2017年18万吨需求量增加到2018年33.5万吨需求量,2019年将继续维持高增长。

SMM认为,若用于生产电池的硫酸镍消费量没有明显提升,一级镍的产量或有下滑风险。

中国不锈钢基本面

彭博全球金属与矿业研究主管朱轶在日前召开的SMM年会上表示,电动汽车距离真正达产和需求释放仍有较长距离,保守估计是十年以后。她提到,镍价如果继续上升,受电动汽车驱动的力度可能会有所减少。

专家表示,近期不锈钢基本面的主要特征是进口自印尼不锈钢量持续高位。她预计2018年上半年印尼不锈钢绝大多数回流中国。“印尼原计划今年发往美国27——28万吨的量,因征25%关税导致暂时无法流到美国市场,申请豁免审查需3个月,此部分量亦将进入中国致使上半年印尼不锈钢进入中国量或维持15万吨以上。”

对于新能源汽车带来的镍需求增加量,杨波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假设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150万辆,三元材料产量18万吨,其中高镍动力电池的占比为20%,届时,中国用于硫酸镍生产的一级镍产量有望增长至约3.2万吨。

在出口方面,她表示1-3月不锈钢出口量同比去年有增量,但5月之后出口面临的压力或加大,主要由于全球贸易摩擦令出口存不确定性。她认为,目前不确定来自台湾地区,当地4月初表示拟禁止进口大陆钢铁产品,虽然此说法暂无定论,但出口到台湾的量下降是事实。这一部分主要体现在印尼部分不锈钢产品出口到台湾,挤压中国出口量,只是下降多少存不确定性。她认为如果台湾当地最后对此无后续法规条例,预计2018年中国不锈钢出口将减18%至320万吨。

她认为,由于基数较小,硫酸镍仍不足以成为拉动镍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

此外专家预计,国内不锈钢消费将继续增长,增量主要来自机械设备、石油化工和环保设备。她表示,在机械设备消费增量中,一是来自环保推动的设备升级及环保设备的安装,二来自医疗设备的稳定增长。她表示,化工能源消费增量来自全球经济的复苏,原油价格的上行带来了化工业景气周期,推动了资本开支回升。“2018-2020年国内大型石化项目将陆续投产,包括浙江石油化工40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而这些板块是300系不锈钢消费的主要领域。”她补充道。

由于高镍三元电池在技术上仍存在障碍,高镍电池增产较慢,制约了硫酸镍产量的增长。对于硫酸镍何时迎来爆发,杨波认为,需要看政策推动力度,可以参考各国退出燃油车的时间表。

综合如上因素,专家认为,2018年中国叠加印尼300系的产量同比增速扩大至13%至约1520万吨,其中我国产量增幅放缓至1——2%之间。据行业调研,2017年我国300系产量增速为3%。

SMM预测,镍价在未来两月内仍有继续下行的风险。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和印尼均有新二级镍产能释放,由于终端消费已有转弱迹象,将逐渐致使不锈钢垒库,施压不锈钢价格,进而压缩钢厂利润,并传导至明年一季度不锈钢炼钢减量预期。

镍生铁替代部分金属镍在炼钢上用量

杨波表示,环保、利润、矿源是近期影响镍价和镍生铁产量的主要因素。

业内认为,2018年NPI供应增加,将挤出部分金属镍在炼钢上的用量,但挤出有上限。其中,挤出金属镍使用量的产品主要为304不锈钢,并且当高镍生铁达到≥12%镍含量,对金属镍替代最大;此情况下,304炼钢可97——99%使用电解镍。专家认为,2018年高镍生铁平均镍含量仅能达到10——10.5%,限制其在304炼钢中对金属镍的最大替代比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