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生物质清洁取暖潜力待挖

生物质清洁取暖的专业设备并不是最便宜的,但目前政府招标多采用低价中标模式,真正优秀的设备往往难以中标,这就影响了用户的使用体验,最后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在环境效益方面,生物质燃料搭配清洁炉具已可实现低排放。相关检测数据显示,其颗粒物排放已可低至35毫克/立方米~48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低至250毫克/立方米~290毫克/立方米,一氧化物不高于0.08%,且无二氧化硫排放。

用这个生物质炉具取暖,除了干净卫生,最大的特点就是温度高。去年冬天,我只穿一件秋衣就过了冬。在日前的一次入户调研中,山东省阳信县水落坡镇洼里赵村村民赵秀田满怀欣喜地告诉记者。

眼下北方各地已进入采暖期,清洁取暖特别是农村地区该如何推进?

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已发布多项文件支持生物质清洁取暖。但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北方地区生物质能清洁供暖面积仅为2亿平方米,这与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中提出的到2021年,生物质能清洁供暖面积达到21亿平方米目标显然差距巨大。

“要发展‘宜柴则柴’的清洁取暖,扎扎实实做好生物质资源利用大文章。”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在日前召开的2018中国·阳信生物质清洁取暖高峰论坛上表示,当前肥料化、原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利用不足以消化大量的生物质资源,能源化作为生物质能利用的兜底方式应加大利用。

对此,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在日前召开的2018中国阳信生物质清洁取暖高峰论坛上疾呼:要理直气壮叫响宜柴则柴清洁取暖,扎扎实实做好生物质资源利用大文章。

与会专家也纷纷认为,基于农村发展现状和能源可及性,生物质能应在清洁取暖中发挥更大作用。

加快推广时机已到

生物质燃料可因地制宜“变废为宝”,经济性好,搭配清洁炉具还可实现低排放

生物质能清洁供暖是指利用各类生物质原料及其加工转化形成的固体、气体、液体燃料,在专用设备中清洁燃烧供暖的方式。主要包括达到相应环保排放要求的生物质热电联产、生物质锅炉等。

“清洁取暖是热点,农村清洁取暖是难点。”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倪维斗表示,要把合适的能源放在合适的地方,在合适的时代、合适的系统中和其他能源合适地配合,最终发挥合适的作用,在广大农村地区因地制宜地发展利用生物质能符合“六个合适”原则。

据介绍,生物质燃料搭配清洁炉具已可实现低排放。相关检测数据显示,其颗粒物排放已可低至35-48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低至250-290毫克/立方米,一氧化物不高于0.08%,且无二氧化硫排放。

据了解,生物质能清洁供暖是指利用各类生物质原料及其加工转化形成的固体、气体、液体燃料,在专用设备中清洁燃烧供暖的方式,主要包括达到相应环保排放要求的生物质热电联产、生物质锅炉等。

除了排放,生物质燃料的热值也毫不逊色。国家煤炭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提供的资料显示,常见的生物质燃料中,热值基本能超过3000大卡,松木质颗粒热值可达4200大卡。

据《北方农村地区清洁取暖调研报告2018》表明,经济性是影响农村清洁取暖的首要因素,基于农村当前经济能力、房屋结构、技术可行性、取暖效果等,“燃料适配炉具”是实现农村清洁取暖最经济、有效的措施。

阳信县常务副县长姚振祥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作为农业大县的阳信现有耕地55万亩,年产秸秆80万吨;梨园10万亩,年剪枝5万吨;存栏肉牛27万头,年产鲜牛粪150万吨;木器加工企业年产锯末10万吨。如果能将这些资源变废为宝,不仅群众取暖、乡村粪污等问题一并化解,还能从根本上减轻政府和农民负担,可谓一举多得。

“生物质专用炉具配套成型燃料作为一种重要的技术路径,经济效益、环保效益显著,应在农村清洁取暖中发挥更大作用。”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民用清洁炉具专委会副秘书长任彦波说,推行农村清洁取暖要做到“改得起、用得起、愿意用”。

那么,生物质取暖的价格究竟如何?赵秀田对记者表示,他家使用的生物质燃料每吨500元,炉具全部由政府补贴,2017年取暖季仅花费了800元取暖费。

目前的生物质能清洁供暖能否达到经济和环保效益的双赢?资料显示,生物质燃料的热值与煤炭相比并不逊色。在常见的生物质燃料中,牛粪质颗粒和玉米秸秆热值基本能超过3200大卡,松木质颗粒等热值可达4200大卡。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倪维斗认为,我国生物质资源丰富、能源化利用潜力大,当前是推进生物质取暖的大好时机。一方面有国家清洁取暖、生态文明建设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生物质燃料和炉具的技术也有了很大进步,这些都为生物质燃料利用提供了可能。倪维斗强调。

以山东阳信为例,现有耕地55万亩,年产秸秆80万吨;梨园10万亩,年剪枝5万吨;存栏肉牛27万头,年产鲜牛粪150万吨;木器加工企业年产锯末10万吨。依托这些资源开展生物质能清洁供暖,不仅能“变废为宝”,还能从根本上减轻地方政府和农民负担。

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据测算,到2020年,我国生物质可获得资源量达2.64亿吨标煤,生物质供热潜力达1.3亿吨标煤,而到2030年,上述两数据可增至2.88亿吨和1.4亿吨。所以,无论是从资源供给、市场需求,还是从目标潜力来看,我国生物质供热的潜力都很大。该中心研究员窦克军表示。

在阳信县水落坡镇洼里赵村,村民赵秀田介绍说,2017年冬天他家使用煤炭供暖费用在1000元左右,去年改为生物质能供暖仅花费了800元供暖费。“炉具全部由政府补贴,生物质燃料每吨500元,改为生物质能清洁供暖后,花费少了,室内温度却明显提高。”

市场化程度偏低

在环境效益方面,生物质燃料搭配清洁炉具已可实现低排放。相关检测数据显示,其颗粒物排放已可低至35毫克/立方米~48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低至250毫克/立方米~290毫克/立方米,一氧化物不高于0.08%,且无二氧化硫排放。

政策支持、技术可行、群众愿接受,生物质清洁取暖进一步推广的难点在哪?

www.2061.com,“全球生物质能源利用在可再生能源中已占主导,达到73%,发展利用生物质能有利于我国能源转型和减少碳排放。”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副会长、宏日新能源集团董事长洪浩介绍说。

长期以来,生物质是我国农村地区赖以生存的重要能源,但落后的使用方式制约了其发展。农村是清洁取暖的重点、难点,必须探索出自己的模式。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会长邹瑞苍感慨道。

地方政府加强优先选择,培育专业化企业,生物质炉具从低端向中高端发展

一份由民用清洁炉具专委会和北京化工大学共同完成的《北方农村地区清洁取暖调研报告2018》显示,目前户用生物质炉具推广主要依靠政府推动,市场化程度低,成熟的商业机制尚未形成。

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据测算,到2020年,我国生物质可获得资源量达2.64亿吨标煤,生物质供热潜力达1.3亿吨标煤。到2030年,二者可增至2.88亿吨和1.4亿吨。

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副会长洪浩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生物质清洁取暖的专业设备并不是最便宜的,但目前政府招标多采用低价中标模式,真正优秀的设备往往难以中标,这就影响了用户的使用体验,最后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此外,目前市场上的生物质燃料质量鱼龙混杂,亟待培育第三方检测机构。

我国生物质能供热潜力巨大,但行业发展仍然面临一些“误解”和难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