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Atlas收购FerrAus或令中国受益

但他拒绝进一步透露意向中方企业的名字,仅表示“对于所有类型的企业,包括钢企、运输、基础设施、港口、融资等各方面客户都在洽淡中。”于2004年12月成立的Atlas,在皮尔巴拉地区拥有2.6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使用权,位居第二。已探明DOS直运铁矿石储量为6.5亿吨,并有望进一步提升至10亿吨。

在中资企业赴澳收购铁矿石暂无动静之际,澳大利亚国内再掀矿业并购大事件。 6月27日,澳大利亚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Atlas Iron Limited(下称“Atlas”),向另一家铁矿石商FerrAus Limited(下称“FerrAus”)提出了合并议案。 初步的计划为合并双方在皮尔巴拉东南部的铁矿石资产,而后Atlas提起场外收购要约,以每股Atlas股票配4股FerrAus股票的比例收购FerrAus所发行的全部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这场发生在境外的并购案背后所存在的中国元素。此前,来自中国的西部矿业和中铁物资,已经分别持有了FerrAus10%和12%的股权。 “两家公司如果合并成功,对于中国来说是又多了一个铁矿石采购的渠道。而Atlas向FerrAus发出的合并邀约,事实上已经令两家中国公司从投资角度而言受益。”27日当天,Atlas中国执行董事Paul Glasson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www.2061.com,本土整合 配股和资产收购将使Atlas成为FerrAus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8.3% 此次澳洲国内铁矿石整合资源,位于皮尔巴拉东南部。 根据合并双方27日公布的声明显示,Atlas和FerrAus已签署了一份配股协议——Atlas将购入约3744万股FerrAus股票,约合2430万澳元,以及一份具有约束力的资产收购协议。 根据协议,Atlas同意出售、FerrAus同意购买Atlas在皮尔巴拉东南部的铁矿石资产,以供Atlas购买约1.22亿股FerrAus股票,这一资产购入将为FerrAus现有的3.31亿吨直运铁矿石资产提供有力的补充。 配股和资产收购将使Atlas成为FerrAus最大的股东,全面摊薄后的持股比例为38.3%。 一旦上述配股方案和铁矿石资产收购的方案获得FerrAus股东通过并顺利完成,Atlas将立即提交场外收购要约,以每股Atlas股票配4股FerrAus股票的比例收购FerrAus所发行的全部股票,每股价格估计为0.858澳元,这比FerrAus在2011年6月24日的收盘价溢价34%,比截至6月24日的10天交易量加权平均价溢价38%。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遇”,27日当天,Atlas的董事总经理David Flanagan这样向股东游说其方案。 “通过整合重要的铁矿石资产,双方股东能享有巨大的利益,两家公司的合并能带来非常理想的结果,除此之外,将皮尔巴拉东南部的资产合并具有不可否认的战略意义,FerrAus将通过持续不断的勘探活动快速增加其资源库存,同时也能帮助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发展。”他表示。 今年4月,David Flanagan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介绍称,于2004年12月成立的Atlas,在皮尔巴拉地区拥有2.6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使用权,位居第二。已探明DOS直运铁矿石储量为6.5亿吨,并有望进一步提升至10亿吨。 目前Atlas每年600万吨产量的铁矿石,都通过黑德兰港,全部销往中国。明年年底预计可以把产量增加到1200万吨,2015年增加到1500万吨。 此番交易,如果获得FerrAus股东通过和第三方的许可,除了将提升Atlas资源储量,合并后的实体,还将拥有形式上超过30亿澳元的总市值。 受青睐的FerrAus 西部矿业和中铁物资分别持有了FerrAus10%和12%的股权 “从FerrAus的角度看,我们看到了整合双方在皮尔巴拉东南部资产的巨大战略性意义。” 27日,另一整合方FerrAus的首席执行官Cliff Lawrenson表示:“我们坚信,两个交易方案对于FerrAus的股东非常有利,能够比目前华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提出的收购要约或是我们公司单独发展的方案带来更多的实际价值。” 他所指的另一项收购要约,来自一家位于香港的境外公司——华南投 资控股有限公司。 2010年11月,这家主营豪华汽车出租以及投资业务的公司,拟以发行新股换股形式,向旗下澳洲上市的Brockman Resources(BRM,持股11.33%)及FerrAus其它小股东提出全面收购建议,总代价76.56亿元。 今年5月,华南投资成功获得Brockman51.99%的股权,但因为FerrAus拒绝“被低估”,便将邀约延期至今年7月15日。 6月27日当天,对于Atlas此次“祭出”更优方案前来竞争,华南集团相关人士以“管理层还在商议”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FerrAus在更早前已经获得了中国公司的青睐。 2008年5月,中国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出资1550万澳元,将FerrAus10%股份收入囊中。2009年9月,国内最大的钢材贸易综合服务商、“铁路物资供应服务”的龙头企业中铁物资,以1260万澳元收购了FerrAus12%的股权并与之建立战略关系。 中铁物资总经理宋玉芳彼时表示:“FerrAus是东皮尔巴拉地区最有发展前景的铁矿公司之一,通过与其合作,我们希望参与这一地区的铁矿资源开发,并支持FerrAus在适当情况下对该区资源进行整合。” 蝴蝶在澳洲煽动的翅膀,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 两年前尝试小股权投资时,中铁物资副总经理刘国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中铁物资的海外矿山重点还是在股权投资、在资源与贸易的合作,“其它方面的合作视以后的机会再定”。 此次Atlas和FerrAus的合并,对中铁物资而言,或许意味着更大的基建投资的机会。 事实上,FerrAus在皮尔巴拉地区拥有铁矿矿权,但因为沒有铁路设施,无法将产品运至港口。早前,在东皮尔巴拉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较为滞后,铁路线也多归两拓和FMG所有。 27日,Atlas中国执行董事Paul Glasson向记者介绍称,Atlas此前与FerrAus、Brockman一起合作,在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输出港黑德兰港计划扩建自己的铁路线和港口,其中Atlas是最大的一家。 “合并如果成功,意味着我们可以进一步加快5000万吨容量的泊位开发。”他告诉记者,这有利于中国进一步从澳洲多渠道获得铁矿石供应。 此外,Atlas董事总经理DavidFlanagan在4月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还曾透露,正在为旗下雷德利磁铁矿项目(Ridley Project)寻找中国的合作伙伴。 据其介绍,该矿距黑德兰港仅75公里,拥有40亿吨储量前景,选矿后产品品位为68%。自2014年起,该矿每年可生产2000万吨高品质磁铁精矿,生产年限长达30年。 “有不少优质潜在合作伙伴对它感兴趣,我们希望其扩张后能达到6500万吨年产量。” 但他并未透露中方企业名字,仅表示“对于所有类型的企业,包括钢企、运输、基础设施、港口、融资等各方面客户都在洽淡中。”

目前Atlas每年600万吨产量的铁矿石,都通过黑德兰港,全部销往中国。明年年底预计可以把产量增加到1200万吨,2015年增加到1500万吨。DavidFlanagan还告诉笔者,与其可能潜在的竞争对手相比,Atlas在港口运能的选择性上占有战略优势。此前一天,宝钢董事长徐乐江在“中国-澳大利亚经济贸易合作论坛”上判断,由于近年来矿山扩产,大量钢企或非钢企业都投资上游,预计铁矿石市场供求关系,将会在不久后发生逆转。

历经7年50余次大小并购,在得享低成本扩张优势后,澳大利亚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AtlasIron开始在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中国——寻找投资者。“当前,我们的运营成本是FOB价每吨40-42澳元,银行现金为2.93亿澳元,每个月新增现金流3000万-4000万澳元,没有任何负债,财务状况相当良好。”

他所指的世界级磁铁矿项目,其中就包括雷德利项目(RidleyProject)。该项目距离世界最大铁矿石输出港——黑德兰港仅75公里,拥有40亿吨储量前景,选矿后产品品位为68%。自2014年起,该矿每年可生产2000万吨高品质磁铁精矿,生产年限长达30年。而Atlas旗下整体的潜在磁铁矿资源量可达50亿-60亿吨。DavidFlanagan表示,因雷德利项目的地理位置优越,“有不少优质潜在合作伙伴对它感兴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