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北科大新闻网-中国科学报:特殊钢发展应回归理性 ---钢企为了抢占未来的市场份额,纷纷上马同类特殊钢项目。-

据科技部8月24日通知整理以下内容。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科技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科技局,各有关单位: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和《国家“十二五”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推动高品质特殊钢技术和产业发展,我部组织编制了《高品质特殊钢科技发展“十二五”专项规划》。现印发你们,请结合本地区、本行业实际情况认真贯彻落实。 附件:高品质特殊钢科技发展“十二五”专项规划 高品质特殊钢是指具有更高性能、更长寿命、环境友好的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特殊钢品种,代表了特殊钢材料的发展方向,对保障国家重大工程建设、提升装备制造水平、促进节能减排和相关应用领域技术升级具有重要意义,是体现一个国家整体工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 为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国家“十二五”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精神,促进我国高品质特殊钢产业可持续发展,加快自主创新、技术升级和结构调整,增强对国家重大需求的保障能力,制定本专项规划。 一、形势与需求 发达国家高度重视特殊钢技术和产业发展发达国家高度重视高品质特殊钢材料及其生产技术的研发与应用,美、日、欧等国均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持续开发特殊钢新技术、新品种和新材料。经过长期积累,已形成了高水平的特殊钢材料、工艺及制备技术体系,并建立了与之配套的标准、规范、手册及数据库。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为适应世界钢铁工业向生产集约高效、低成本、绿色环保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国外主要钢铁企业加大资本重组和结构调整的力度,走“特、精、专”《的发展道路,通过国际化经营实现专业分工和有限资源的合理配置,提高了特殊钢产业集中度与专业化程度。 全球特殊钢装备和工艺高技术化、品种高端化国际上特殊钢产业发展越来越依靠开发成本更低、可靠性更高的高新技术产品,依靠生产装备和工艺高技术化来提高产品质量和性能。目前,国外先进的特殊钢冶炼技术可实现窄成分控制,凝固技术可保证成分和组织的高均匀度,加工技术可获得准确形状尺寸和组织性能,生产产品能满足高端装备制造的需求。工业发达国家的特殊钢产量占其钢总产量的比例较高,美国和韩国约为10%,日本、法国和德国约为15~22%,瑞典则高达45%左右。这些国家的特殊钢产品以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品种为主,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0%。 我国特殊钢产业快速发展,体系初步形成近年来,国内钢铁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和技术改造的力度,生产装备条件和工艺技术水平取得了长足进步,专业化、综合化生产企业与多样化生产工艺流程相结合的特殊钢生产体系初步形成,特殊钢产量快速增长,已形成一定规模、品种规格比较齐全的特殊钢产业。其中,不锈钢年产量超过1000万吨,轴承钢年产量达到300万吨,齿轮钢年产量突破200万吨。但与普通钢行业相比,国内特殊钢行业的技术发展相对滞后,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也较普通钢行业大。目前,我国特殊钢产量约占钢总产量的5%,产品基本上面向国内市场,国际市场份额仅占2%左右。

图片 1

1/8 记录数: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末页

图片来源:http://tupian.baike.com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告别了规模扩张的黄金10年,我国钢铁业进入加速下跌通道。2012年上半年全行业重回微利时代,多数企业亏损。

在这一背景下,越来越多钢企根据国家经济结构调整转型的思路,把目光转向特殊钢,以期实现“谷底自救”。

与之呼应的是,今年8月,科技部出台《高品质特殊钢科技发展“十二五”专项规划》提出,“十二五”期间,特殊钢占钢产量的比例将从2011年的5%提高到10%左右。

一哄而上的结果是,“我国特殊钢生产显露出盲目发展的势头——高品质特殊钢国内缺乏、依赖进口,而普通特殊钢生产过剩、报废率高。”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名誉会长吴建常说。

普通特殊钢产量世界第一

“中国是一个钢铁生产大国,但还不是一个公认的钢铁强国。”在2012年全国电渣冶金年会上,中国金属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电冶金专家傅杰教授说:“确切地说,我国是普通特殊钢产量第一大国。”

2011年,我国钢产量接近7亿吨,连续16年居世界产钢国首位。其中特殊钢占5%,年产量达3500万吨左右,已居世界首位。

据介绍,钢铁分为普钢、特殊钢,其中根据冶金质量,特殊钢又有普通特殊钢、高品质特殊钢之分。

在普通特殊钢发展中,“眼下钢企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是,一会儿生产杯子,一会儿生产缸子。” 特种冶金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东北大学材料与冶金学院钢铁冶金研究所姜周华说,目前国内各省都有特殊钢项目,涉及成百个钢种,但是它们当中“极缺特色企业”。

傅杰指出,即便一些钢企目标明确,但为了抢占未来市场的份额,纷纷上同类特殊钢项目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例如国家急需的核岛主管道,一些企业不顾自身实际情况就上马了。

设备猛增是钢企盲目发展的另一个写照。目前国内大型锻压设备产能已严重过剩,100吨级电渣炉已建成5台,还有7~8台100吨级电渣炉“排队等着上”。国内小吨位电渣炉也呈现出“新增数量多到无法统计”的趋势。

迅速上量的恶果导致市场无法消化。近几个月来,特殊钢出厂价格下跌势头强劲,每吨报价逾2万元的优特钢,出厂价格已下调900至1000元。

就在普通特殊钢市场竞争激烈之际,仍有2500万吨的钢材依赖进口,其中多数为高品质特殊钢,相当于特殊钢中“金字塔尖”的品种。

傅杰表示,高品质特殊钢对制造高端装备、保障国家重大工程建设、促进节能减排和相关领域的技术升级具有重要意义,代表了未来特殊钢的发展方向。

然而,一些重大工程和高端装备所需的特殊钢材料或国内不能生产,或虽能生产,但由于质量的稳定性和可靠性问题,用户不敢使用,只能依靠进口。“这些进口的高品质特殊钢的价格,比国产同类钢材高几倍到几十倍。” 傅杰说。

走向不明致头绪难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