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一场关于废旧塑料的疏与堵www.2061.com

谟家市场在发展中走过不少弯路。一个成年人每年生活产生的废旧塑料量约为17公斤,沈阳每年产生废旧塑料达数万吨。这么多的塑料垃圾,烧了?污染了空气可不行。埋了?污染了土地更麻烦。这个难题催生了一个朝阳环保产业———废旧塑料的回收再生产。 可是,这个产业在发展中又遇到了难题。再生塑料加工点粗犷经营,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并着手整顿。再生塑料加工产业该向何处去?一个高新设备支持产业园区呼之欲出。 废旧塑料撑起年营业额亿元产业 “我的这个市场是完完全全正规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赵作新翻出了各部门颁发的许可和执照。 沈阳谟家塑料交易市场地处铁西区谟家村,因为距离浑河近并远离城区,是个理想的废旧塑料加工地点。上世纪80年代,谟家村出现了自发的再生塑料加工产业。后经当地村委会申请,1995年正式成立了目前这个塑料交易市场,经营项目为再生塑料的加工、交易。 赵作新是沈阳谟家塑料交易市场的法人代表,他回忆,最好的年份市场营业额度达到亿元以上。 朝阳产业解决废旧塑料处理难题 说起自己营生,赵作新挺自豪:“废旧塑料回收再加工,是一个朝阳环保产业。”一个成年人每年生活产生的废旧塑料约为17公斤,沈阳一年产生废旧塑料估计近10万吨。如果采用焚烧或掩埋的方式处理,不但浪费资源,造成的污染也是无法接受的。 建起一个废旧塑料回收再加工点,往往只需要几万元投资。回收废旧塑料的成本很低,再加工产生的聚乙烯、聚丙烯目前价格在每吨6000元左右。沈阳市再生资源管理办公室掌握的数据表明,沈阳市每年再生塑料交易在几亿元。 粗犷经营环保产业反倒产生污染 既废物利用又赚钱,废旧塑料回收再加工似乎成了社会、经济效益双赢的完美产业。赵作新说,就是这个产业,由于商家投入小、操作工艺简单,产生的污染也挺让人头疼。废旧塑料再加工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两道工序:粉碎和清洗,产生的噪声、粉尘和污水污染,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这个行业利用原始工艺家庭作坊式经营的模式,不得不有所转变了。”赵作新说,他的这个市场已经从最初的简单加工性质,转变成目前加工和交易并重的格局,并开始摒弃容易形成粉尘和水污染的加工项目。 同业竞争又一个市场在迅速壮大 沈阳谟家塑料交易市场在发展中走的弯路,似乎没有被同行重视。于洪区造化乡的回收废旧塑料再加工产业,相对起步较晚,不过势头很猛,给沈阳谟家塑料交易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谟家市场的回收塑料交易量开始萎缩,目前的交易量只有每年1万吨左右。因为回收塑料逐渐减少,依靠谟家市场生存的三十多家加工点,出现了“北漂”迹象。 从2004年开始,于洪区造化乡的市场迅速壮大。随后两年两个市场的暗战,造化乡市场占了先机。“隐患不小自发加工点执照都不办。”造化工商所的陶滨所长说,造化地区的塑料加工点数量和规模都超过了谟家市场,但这里现有的30多个加工点都是自发形成的,没有到工商部门办理过营业执照。按照于洪区政府的规划,这些自发形成的加工点都在清理整顿范围内。 于洪区环保局副局长徐正雷告诉记者,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由公安、工商、环保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队伍,已经对造化乡的塑料加工点进行了集中整治。当时无照经营的加工点已经完全停止营业,区环保局还对这个地区进行了两个月的专项调查工作。 管理方式简单取缔不能解决问题 今年65岁的老李来自河南,他随女儿女婿在沈阳从事回收废旧塑料再加工行当已经整整10年了。他们在造化的小厂主要从事废旧聚乙烯管线的再加工,加工出来的聚乙烯颗粒销售到辽宁盖州。听说要整顿塑料加工点,一家人和在这里从事这一行当的老乡研究协商了好久。 专门从事聚丙烯再生塑料加工的王老板告诉记者,造化地区的再生塑料加工是初加工行业。但是没有了这些回收初加工,废旧塑料总不能采取掩埋或焚烧方式处理。 徐正雷介绍说,如果简单对这个地区的加工点进行取缔,势必造成这些加工点的外流。 寻找出路舍得花钱才有资格赚钱 不管不行,管的太严也不行。有关部门正在为这些再生塑料加工点寻找出路。 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制定一个高新环保设备支持再生塑料加工园区的规划。“废旧塑料回收产业也得配备专业设备,干干净净生产。小作坊舍不得投入,就得把利润让出来,让舍得投入的企业赚这笔钱。” 于洪区用实际行动打造生态区域,于洪区环保局介绍,整治造化乡的再生塑料加工点,只是全面治理散落在区域内小作坊加工点的开始。

www.2061.com,废旧塑料行业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在顺德杏坛落地生根,并迅速发展,使得杏坛成为华南地区乃至亚洲地区都有相当影响力的废旧塑料生产和销售的重要集散地之一。随着废旧塑料行业的日益壮大,此前掩盖在促进本地就业和本地经济发展光环下的环境污染和产业落后问题日益暴露。一场旨在淘汰污染、不淘汰行业的全面整治行动今年春天在顺德悄然掀起。 日渐壮大的废旧塑料行业 说起杏坛的废旧塑料行业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废旧塑料行业门槛低——成本低、技术要求低,而杏坛土地资源和劳动力又相对充裕,一些村级工业园区纷纷引进废旧塑料行业。日转星移,废旧塑料逐渐在杏坛发展得有声有色。从刚开始的零星几间,发展到现在的1740多间,几乎每个村居都遍布了废旧塑料企业。在杏坛经济发展的早期,废旧塑料行业成为杏坛支撑产业之一,更成为华南地区再生塑料生产和销售的重要集散地之一,为杏坛经济发展创造了可观的收益。有数据显示,杏坛镇2005年废旧塑料行业销售收入约13.8亿元,税收约3400万元。同时,发达的废旧塑料行业也解决了相当一部分杏坛居民的就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杏坛镇从事废旧塑料行业的人员约25300人,其中本地人约占70%。 产业污染涉及“海陆空” 随着杏坛废旧塑料行业不断壮大,杏坛镇环保办的工作人员也不断接到越来越多的居民投诉。“经常有人随便在空地里烧塑料,黑烟弥漫,臭气熏天。”“清洗废旧塑料的污水直接排入河涌,河涌水日渐变黑、变臭。”杏坛镇环保办有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杏坛镇众多废旧塑料经营户中既有工商营业执照又有环保许可审批的经营户才950多家。即是说,还有近700家废旧塑料经营户是没有通过环保许可审批的。 除了环保问题外,随着顺德经济的快速发展,资源短缺也成为发展的一个不利因素,整治落后产业,提高产业发展水平,是顺德整治废旧塑料行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顺德区环保局副局长梁永忠说:“此次整治废旧塑料行业,政府是以淘汰污染而非淘汰行业为宗旨,旨在提升此行业的发展水平。” “铁腕政策”整顿塑料行业 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凸显出来——经济发展是否要以伤害环境作为代价?为从源头上控制废旧塑料行业带来的污染,改善城乡生活环境和投资环境,优化土地资源管理,整顿提升村级企业,推进废旧塑料行业转型升级、规范化行业发展秩序,一场“态度强硬”的整顿行动从今年3月展开。 今年3月,顺德区所有新建废旧塑料项目的各项审批已经暂停,重新恢复审批需等新标准出台。 4月13日,顺德区废旧塑料整治行动小组清早便到杏坛对尚未自行关闭的无证照企业实施强行关闭,供电供水部门则对这些企业停电停水。行动小组一天内强制关闭了51间无证照废旧塑料企业,显示了行动小组整治杏坛废旧塑料行业“铁腕政策”。 接下来行动小组还将继续清理已有工商执照但无环保许可审批的废旧塑料经营户,争取在4月25日前把剩下的无环保许可审批的废旧塑料企业全部清理干净。据了解,自整治行动开始后,不少未经环保许可审批的废旧塑料经营户前往镇环保办咨询申请环保审批的手续和程序。 杏坛镇环保办工作人员表示,自整治行动开始后,起码有80家企业致电环保办咨询有关环保审批事项,但由于新的标准尚未出台,环保办暂不受理这些企业的申请。 据了解,新废旧塑料行业准入标准将在本月底前制定,计划6月开始实施。有关部门将在6月底前对照新的行业标准对企业实行分批改造和提升,对未达到要求的限期整改,通过整改仍达不到要求的实行关停。有关人士估计,新标准出台后,杏坛塑料企业数量将“缩水”大半。

广东顺德杏坛镇,塑料回收吞吐量约占全国的20%%,年交易额约50亿元。据不完全统计,境内现有塑料回收企业约2000家,从业人员超过3万人,塑料回收利用年吞吐量约100万吨。 因分拣废旧塑料产生垃圾、打磨、清洗等造成的污染问题越来越制约着产业的发展,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目前已加大了塑料再生利用的监管,出台了相应措施,使杏坛塑料回收行业和企业逐步得到规范。杏坛作为全国较大塑料回收集散地,园区模式基本形成,且有良好的产业升级基础。

[部门声音] 集约经营 产业提升 顺德区环保局副局长梁永忠: 杏坛废旧塑料企业在顺德经济发展早期确实是起了一个促进作用,增加经济收入和解决本地就业问题,这些功绩是不可否认的。但更不可否认的是,顺德经济发展到现在,废旧塑料行业污染大、占地多,并非政府鼓励和扶持的行业,它与顺德发展的整体规划,特别是东海协调区发展的规划不适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