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央媒调查北京垃圾围城 专家:中国垃圾处理不及格_能谱网

“我们可以不研究飞机,但不能回避垃圾。”2007年5月,在赴美考察交流会晤美国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夫人时,希拉里的这番话让王维平将其引为知己。“这是真懂得垃圾的人,垃圾的重要性已经可以上升到国策的高度上来谈论了,关系民生。”王维平是著名的垃圾处理专家,他的社会头衔很多,除了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的高级工程师、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常务理事,他还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经济学院的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他带博士生还有一个硬性规定,那就是必须住在垃圾场,深入实践。变垃圾危机为巨大商机“垃圾不是小事情,它是一门大学问,人人都回避不了,任何一个国家和地方政府都必须面对。单研究它的人就可以分为十几类、上百个专业,除了一般人熟知的环卫工作者外,还有公共卫生医师、经济学家、考古工作者、犯罪专家等等。它甚至还常常招来国家安全部门的注意,因为垃圾中可以获取涉及国家安全的信息,司法人员可以从中找到为嫌犯定罪的物证。”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普通人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垃圾,在王维平这儿马上就有了丰富而深刻的内涵。9月3日,在北京市政管理委员会的办公室里,王维平侃侃而谈,念起“垃圾经”来,让记者大开眼界。“在众多的环境问题中,垃圾对环境影响最大、最普遍、最不受重视,也最难解决。它污染地表、地下水和土壤,影响大气环境,危害居民健康,还会影响到城市经济甚至国家经济的健康发展。”这并非危言耸听。2007年底在意大利坎帕尼亚大区爆发的“垃圾危机”,造成其首府那不勒斯市和其他一些市镇内垃圾堆积如山,市民投火焚烧,到处烟雾弥漫,不少学校和商场被迫暂时关门。垃圾危机甚至由此演化成为意大利的头号政治问题。到2008年2月,那不勒斯市街头已堆积了约11万吨垃圾。为此,坎帕尼亚大区主席安东尼奥·巴索利诺因“垃圾危机”遭到起诉,罪名为渎职罪。5月6日,欧洲联盟委员会正式启动法律程序起诉意大利。5月10日宣誓就职的意大利新总理贝卢斯科尼曾表示,垃圾危机有损意大利形象,他上台后将把垃圾处理问题列为首要大事来抓。就在意大利国内垃圾危机演变为政治危机的同时,瑞士多家垃圾焚烧厂却从中发现了巨大商机。它们和那不勒斯市政当局谈判,有意进口处理那不勒斯市堆积如山的垃圾。拥有欧洲最先进和最高效的垃圾再循环处理系统的瑞士环保产业蓬勃发展,目前,仅处理垃圾一年就能赚650亿美元。了解垃圾的“前世今生”“可以说,垃圾里头藏着人类行为,也记录了一个社会文明进步的脚印。”王维平说,“想要了解垃圾,研究它,首先就得了解它的‘前世今生’。”在王维平看来,北京城市垃圾处理的历史就是一面社会文明进步的镜子。根据对北京垃圾20余年的跟踪研究,王维平把垃圾对策大致分为4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自然净化阶段。1972年以前,人们的生活水平不高,北京市垃圾成分比较简单,多是餐厨垃圾,直接运往农村堆肥,参与大自然净化和循环。但随后,一个分水岭出现了。随着新材料、新技术的出现,垃圾成分变得复杂了,塑料、塑膜纸、铜版纸、尼龙、玻璃等混杂其中,不再适宜做农肥了,农民不要了,自然也没法净化了。由此进入第二阶段,堆放污染阶段。那时候把垃圾运到郊外往那儿一堆就算处理了。由此导致上世纪80年代末北京“垃圾围城”。北京市区三次航拍观测发现,沿着三环路到四环路分布的50平方米以上的垃圾堆有4700多堆,整个北京城区陷入了垃圾的重重包围之中。“这一阶段主要是因为城市化速度加快,城市垃圾产生量迅速增长。新中国成立之初城市化率是10%,现在已经达到了40%,而美国、日本都在70%左右,城市化发展趋势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避免,发达国家也曾经历过‘垃圾围城’的困境。”王维平表示。令人担心的是,北京的“垃圾围城”虽已成历史,但现在却在全国上演。经国务院批准的城市600多个,根据2006年建设部提供的数据,2005年全国1/3以上的城市都被垃圾包围。第三阶段是末端处理阶段。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世界各国都想办法投入巨资建设垃圾无害化处理场,无论是东京、伦敦还是纽约,都迫切要解决垃圾污染和围城问题。北京也不例外,从1996年开始为了申办奥运,这座城市开始兴建大规模垃圾填埋场和处理厂。一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已经建成20余座包括填埋、焚烧、堆肥等方式的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7%,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第四阶段是减量化、资源化阶段。随着经济发展、城市扩容、人口增多,城市垃圾越来越多,烧不胜烧,埋不胜埋,而且垃圾成分日趋复杂化,末端的处理压力越来越大。王维平倾尽心血的代表作《中国城市垃圾对策研究》提出了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处理对策。“与其巨额投资,长期背负沉重的运营负担,不如从源头减少垃圾产生,产生垃圾之后能转化为资源,发展循环经济。”减量化、资源化该如何做?针对中国的城市垃圾现状,王维平提出了几条行之有效的具体应对策略:净菜进城,限制过度包装,发展废品回收产业,鼓励旧货交易,实行垃圾分类等等。2005年4月1日,全国人大通过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这是我国垃圾对策战略性转变的标志,其中首次把减量化、资源化放在无害化之前进行表述。”王维平说。2007年,建设部157号令也强调了垃圾要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在这个过程中,王维平作了大量的实证研究,给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和修改提供了大量的数据和现实可行性依据,推动了垃圾管理对策的革命性转变。在王维平看来,减量化、资源化与无害化之后,还应发展资源——产品——资源再生的循环经济模式,抑制传统产业结构下资源——产品——污染排放,造成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的恶性发展模式。为此,王维平总结出了推进循环经济实践活动中必须把握的五大环节,即建立废旧物资的有效回收系统;规范的再制造业;培育再生产品的市场;建立全面的质量检测、安全、标准体系;逐步完善法律法规。

“我国的垃圾处理不及格。”这是北京市市容管理委员会副总工程师、研究中国垃圾问题30年的专家王维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北京市遭遇“垃圾围城”,垃圾处理问题开始成为全国大小城市的心头大患。此后,垃圾分类、垃圾回收、垃圾焚烧、垃圾填埋等话题进入社会生活,并经历着艰难蜕变。“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这是最终写入中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和《循环经济促进法》的垃圾处理原则。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做得如何?怎样才能迈过垃圾处理的及格线?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1983年,北京城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垃圾围城。当年,北京市政府做了3次遥感航拍,发现在今天北京三环和四环附近的地区,50平方米以上的垃圾堆高达4700多个,50平方米以下的更是不计其数。北京城的垃圾处理,迫在眉睫。

1987年,来自四川巴中的杜毛线和许季才,敲开了王维平办公室的门。杜毛线原来是巴中山区的民办教师,一家人生活十分困窘。他和许季才琢磨,捡垃圾或许可以挣钱。但当时进垃圾场要批条子,他们就找到了刚好管这事的王维平。

王维平同意了。在当时,北京的垃圾场主要是国营,员工处理垃圾的积极性不高,垃圾回收的效果很不理想。既然有人愿意来捡垃圾,当然是捡得越多越好。“那会儿小区没有垃圾站,小区有个三面围墙,小区垃圾都往这里头扔,然后收垃圾的人用三轮车去捡垃圾。”于是,杜许二人带了500个巴中老乡,住进了垃圾场。

王维平说,“当时他们分了6个组,玻璃、金属、塑料、胶皮、碎砖头还有一些别的,每个人每个月就能捡1500元钱。他们捡完了之后就运到城乡结合部,有交易地点,占地200亩到500亩,是跟当地农村租的地。交易点里面分摊位,这个摊位专门弄金属,那个专门弄玻璃,拾荒者把各种废品从城里或者其他地方垃圾场弄到这里卖,卖给河北人。”其中,金属运到霸州,塑料运到文安,纸袋、包装运到保定,鞋底运到定州,玻璃运到邯郸,那儿有小加工厂,这就形成了垃圾处理的民间产业链。

从1987年到2006年,在经国务院批准的664个城市中,收废品捡垃圾的人数高达230万。在北京,拾荒大军的人数从1998年的8.2万人上升到2006年的12万人,到了2014年,更是达到了17万之众的巅峰。垃圾集散地几乎和规模化的拾荒大军同时形成,到2014年,北京城共有垃圾集散地82个。早期租片地就能做集散地,而后来圈地划分摊位,收购垃圾过秤交易已经十分专业化。

在利益的驱动下,这支拾荒大军横扫了北京市所有的垃圾站点。据相关部门统计,2013年,北京运到垃圾处理场的垃圾有700万吨,拾荒大军运出北京城的垃圾也是700万吨,这意味着,北京市的一半垃圾都是拾荒者“消化”掉的。

北京的第一次“垃圾围城”,就在这样的垃圾产业链中得以消化分解。到2008年,随着奥运会等一系列国际盛会在北京举行,京城城市环境治理的力度加大,步伐加快。城市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城市垃圾处理也渐渐规范化和专业化了。

然而,到了2015年,情况发生了变化。从北京开始,废品回收出现了全产业链的危机。为了治理环境,河北关停了大多数的小造纸厂、小冶金厂,废品的价格就此跌落。2014年,城里的拾荒者原来一吨纸板卖1400元,现在只有400到500元,铁原来1公斤1.8元,现在0.4元。同年,北京原有的82个垃圾集散地关了80个,废品的中转站一夜之间近乎消失。

www.2061.com,同时,新的垃圾围城问题在北京出现。消失在主城区的垃圾,开始渐渐出现在北京周边的农村。由于北京附近农村的垃圾排放和管理较为原始,农民对垃圾处理的意识淡薄,京城周边的农村变成了“垃圾站”。

2010年,一部名为《垃圾围城》的纪录片引发一时轰动,摄影师王久良将镜头直接对准了北京市的生活垃圾,让它以更为集中而具象的方式,呈现在每一个垃圾生产者眼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