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www.2061.com塑料废品寒流短期内尚难转暖 价格大缩水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终端的消费者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业内人士认为,废品寒流与时下的金融危机有关,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经济不明朗,且逐步影响到实体经济的正常发展,企业对铜、铁、纸张等的需求大幅减少,供大于求,作为原材料的废品,其价格自然也跟着大大缩水。 专家 再生资源市场需求下降 “在金融危机之下,钢铁、纸张的需求量下降,这张多米诺骨牌倒下后,连锁反应相继出现。”在我市经贸委有关负责人看来,废品价格大跌是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国内基础设施建设与相关产业发展增长降速以及出口型的生产企业接到的国际订单减少,以致原材料需求下降,所以再生资源行业的市场需求就下降了。 该位负责人说,塑料瓶、纸张、废铁等废品回收再加工后可以用来制作玩具、塑料制品等,目前国外和国内的消费者对这些产品的需求量大大下降,生产企业的产品订单也跟着下降,当然就减少了原材料的采购量。如广东一些玩具厂的关门,还有今年全国倒闭了六七万家工厂,就是例证。现在钢厂、纸厂、塑料瓶再利用工厂等加工业都在减产,因此,处于这条产业链最下游的废品回收行情已于9月开始持续走低,目前的价格大多跌了50%以上。他认为,废品回收价格低迷目前仍在持续,未来会不会持续走低还不好说,要看宏观经济的发展状况。 厂家 了解,目前国内废纸板收购价格也越来越与国际价格接轨。用来制造纸板箱的主要原料是瓦楞纸,这两个多月以来,美国废旧瓦楞纸从230美元/吨掉到了现在的88美元/吨,有些地区甚至已经跌落到了60美元/吨。此外,美国的废旧新闻纸价格也是直线下降,今年7月份最高点为290美元/吨,现在只要110美元/吨。 停产的我市五环纸业总经理恽锡泰告诉记者,目前我市造纸业面临着政策和资金双重压力。一方面,特别是废旧报纸、纸板的回收再加工的过程产生的污染尤其严重,随着我市不断加大环境保护的力度,新的环保标准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减排节能措施的实行,我市又强制关闭一些中小型造纸厂。另一方面,在国内信贷紧缩的环境下,不少造纸业和其他企业一样面临着资金链不断绷紧的威胁。如果现在造纸企业销售得不到流通的话,势必堵住了原料采购的通道,从而导致废旧纸板、报纸的回收价下跌。 他说,近期受我国启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触动,股市大涨,商品期货市场也出现强劲回升。国内期铜涨停,这种“井喷式”的上涨在一片下跌的气氛中显得不同寻常。但近期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似乎也告诉我们,全球经济下滑的趋势刚刚开始,并没有见底。 期望 “破烂王”也盼救市 “那些专门收购废品的外来民工,这个冬天更加艰难了”,“真是可怕,金融危机居然都影响到废品收购站了!”……这两天,晚报《一只塑料瓶卷入金融危机》的连续报道在龙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许多网友纷纷跟帖。 覆巢之下无完卵。冷风习习中,踩着金融危机的节拍,大多数的“破烂王”返乡了,不管是选择离开还是留下,教育水平和技能低的他们,无疑是危机来临时首先被淘汰的对象,并将他们真实的生存状态呈现在我们面前。而这个群体在常州有多少人?据估计超过5万,以苏北、安徽、河南人最多。因为他们大多是“游击队”,甚至没有有关部门核发的收购废品的合法手续。 租住在西新桥的安徽人颜东小学没毕业,后来出来收废品。“行情好的时候,一年收入两万多元,听说赚钱,大家就都奔这里来了。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留下来的他现在兼职帮别人装空调。聊天中,他问记者,政府救房市,救股市,有没有可能救我们这个“垃圾市”?他说:“毕竟废品收购也是个行业嘛,大家都不干了,岂不是浪费很多资源。政府该管,毕竟还涉及到几万人的生计。” 还没等记者回答,他自己却摇了摇头,“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只要楼价、钢铁涨了,相信我们也会好起来的,所以我不会走。” 就在越来越多的“破烂王”离开的同时,另一些收购站和回收市场开始了一个大胆的举措:抄底。运用数十万资金大量吃进低价废品,等行情复苏、价格回调时再适机出货。“虽然有风险,但我们要搏一把,毕竟有落有涨,才有赚钱的机会。”收废品的周老板这样说。

今年以来,细心的市民发现,以往穿梭于市区大街小巷的废品回收吆喝声越来越少。由于废品收购价格持续走低,利润降低,许多破烂王感慨生意难做,甚至对小生意爱理不理。

进入11月份,在谷底徘徊近2年的废品市场终于开始回升。市民老吕昨天把家里最近的一些纸箱、报纸清理出来,竟卖了20元钱。报纸从5角一斤涨到了6角,纸箱从4角涨到了5角,这个价格好像已经是两年多没有涨过了。

经济低迷影响工业再生产,各类物资、材料低位运行,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废旧物资乏人问津。废品回收的背后牵动着再生资源的充分利用问题,完善废品回收处理,发展循环经济,破烂王的一举一动着实关系着资源再利用的进程。

破烂王少了居民废品难卖

金华开发区秋滨某诊所负责人告诉记者,昔日走街串巷的破烂王难觅踪影,一些可回收的废品让他犯难。诊所每天产生不少纸箱、废旧报纸、饮料瓶等,以前隔三差五就能听见收废品的吆喝声,有的还来高价抢购废弃医疗垃圾,如今好多天也碰不到一个。特别是两年前东阳开始整治废旧塑料行业后,旧塑料就几乎无人问津了,有时他攒下的废品有五六十公斤,才能等到有人上门回收。

记者走访了市区一些小区,发现不少市民都遇到卖废品难的问题。在市区金衢路一家废品收购点,市民老张将家里积攒的纸盒、瓶子装了满满一编织袋,费了很大的劲只卖了5元。这也太便宜了吧!在老张的记忆中,前几年这一编织袋至少能卖10多元钱。这几天的价格已经不错了,但整体的行情还是大不如前。收购业主回应说,不是他们故意压价,而是现在的废品确实不值钱,有的破烂王因为废品价格贱就挑三拣四,有的因为没利润索性歇业不干了。

何阿姨是市区某小区的卫生清洁员,她的一项工作是将小区垃圾进行简单分类,把能卖钱的可回收垃圾挑选出来,攒够一定数量就卖给废品回收站。这两年来废品卖不上好价钱了。何阿姨说矿泉水瓶子几年前一只能卖0.1元,如今仅卖0.03元。按公斤来算回收价格好的时候,各种塑料每公斤能卖6元,如今仅卖2元。看着废品回收价格持续低落,何阿姨有时都懒得从垃圾中挑选可回收废品。不仅是废品回收价格低的问题,有很多废品现在不收购了。何阿姨感叹不是破烂王牛,以前废旧鞋子每公斤能卖2元钱,可如今干脆没人收购了,所以生活垃圾也就增多了。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给填埋和处理增加了不小的压力。

从业者改行回收站减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