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中国——循环经济的老祖宗

关于循环经济这个词,一度谣传是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鲍尔丁在其宇宙飞船理论中提出的,后来经考证是英国环境经济学家戴维·皮尔斯首创了这一概念。其实,追根溯源,中国早就有了与循环经济理念极为相似的思想和实践。 我国的先人早就认识到人的需求无限性与资源有限性的矛盾,关于以天人合一、物尽其用的方式实现发展的思想散见于诸多文章。例如,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诗人白居易曾写道:“天育物有时,地生财有限,而人之欲无极。以有时有限奉无极之欲,而法制不生其间,则必物暴殄而财乏用矣”。 在实践层面,中国也不乏循环经济的实例。四百多年前,珠江三角洲一带农民发现养蚕的蚕沙可以养鱼,于是在大量发展养蚕业的同时,当地淡水鱼业也大量发展起来。“基种桑、塘养鱼、桑叶饲蚕、蚕粪饲鱼、塘泥培桑”,深刻体现了循环型农业的思想。 即便是在工业领域,我国也早就有了循环经济的萌芽思想。毛泽东曾有过一句解决钢铁企业污染排放问题的名言:“办法嘛,就同打麻将一样,上家的废物,就是下家的原料。”这与发达国家的循环经济定义“一个部门产出的废弃物成为另一个部门的输入”何其神似。 而我国始自上世纪50年代的废品回收利用体系,更达到现在发达国家都难企及的物尽其用水平,连牙膏皮中的金属都被悉数回收。1981年的《时代》周刊有篇文章曾这样评论:“中国没有废物,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能找到需要它的人。” 整理出这些陈年趣事,是想说明循环经济的理论和实践我们并不陌生。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确实落后于发达国家,在倡导科学发展观的今天,如何正确认识循环经济、主动发展循环经济,如何做好大、中、小循环与经济的兼顾,已经成为我国要重新认真面对的一个课题。

循环经济本质上是一种生态经济,是一种以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为核心,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经济增长模式。发展循环经济是我国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必然选择;构建循环经济法律体系设计合理的法律制度,是我国发展循环经济的根本保障。循环经济;立法;法律制度

循环经济(circulare economy 或 recycleeconomy),源于美国经济学家K波尔丁在1966年受发射到太空的宇宙飞船的启发,提出的宇宙飞船理论。宇宙飞船理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考察环境问题产生的根源,把地球看成宇宙中一个孤立无援的系统,就像在太空中飞行的宇宙飞船,如果人们的经济发展依靠不断消耗自身有限的资源并大量倾倒废物,超过了地球的承载能力,就会像宇宙飞船那样走向毁灭。因此,必须不断重复利用其内部有限的资源,才能延长其运转寿命。宇宙飞船理论所阐释的经济发展观要求以新的循环式经济代替旧的单向线性经济,它意味着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应该从服从以线性为特征的机械论规律,转向服从以反馈为特征的生态学规律。所谓循环经济就是按照自然生态物质循环方式运行的经济模式,它要求用生态学规律来引导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www.2061.com,1]在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通过环境无害化的技术范式革命,在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闭环式物质反复循环流程中,实现废物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达到提高生态效率和维护自然生态平衡的经济发展模式。一方面,循环经济是人类模拟自然生态系统,按照自然生态系统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规律建构的经济系统,以协调人与自然关系为准则,以提高生态效率为核心,强调清洁生产和废弃物的综合利用,本质上是一种生态经济。[2]另一方面,循环经济是新的经济模式,必须尊重经济规律。循环经济是一种以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为核心,以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为原则,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为基本特征,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对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传统增长模式的根本变革。[3]循环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是生态效率最大化、环境资源的配置最优化、物质资源减量化、产业发展生态化。因此,循环经济模式要求的是人类要热爱、尊重、保护、合理利用自然,通过道德、法律和社会制度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实现社会和自然、经济再生产和自然再生产、经济社会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人化自然与未人化自然等相和谐。循环经济的提出和发展,既是严峻的生态环境现实迫使人类作出的对经济增长模式的新的选择,也是人类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认识。[4]

一、循环经济:我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自然资源的稀缺性、经济增长方式的可持续性、生态环境保护的急迫性,决定了发展循环经济的必然性。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发展循环经济成为新的世界潮流和趋势。德国、丹麦、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循环经济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方面走在了前列。国内的一些省、市,如辽宁、江苏、贵阳、上海、北京、天津、青岛、南京等,也率先把发展循环型经济模式提升到地区发展战略的层次进行研究和部署。[5]循环经济要求对污染进行全程控制,在工业生产中实行清洁生产,倡导生态工业,提高全社会的资源利用效率等等,循环经济的这些特点符合了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具有可持续性、和谐性、需求性和高效性。

目前,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已成为我国新时期的战略发展目标。因为,就我国而言,在资源总量方面,据联合国粮农组织1985年资料显示,我国土地面积占全球有人居住土地总面积的7.2%;耕地和园地面积占世界6.8%;永久性草地占世界9%;森林和林地占世界3.4%;可开发的水资源占世界16.7%;中国大陆架渔场约占世界优良渔场总面积的1/4;淡水鱼类种数居世界首位;中国是世界上矿产种类较为齐全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已发现各类矿产168种,其中钨、锑、锌、钛、钒、稀土等10多种,储量居世界首位;锡、汞、煤、钼、石棉、等居世界二、三位;按45种主要矿产储量计算的潜在价值占世界14.6%。但是,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人均资源量落后于世界人均量,如人均土地面积仅为世界人均的1/3,耕地面积仅为世界的1/3,森林面积为世界的1/6,草地为1/3。水资源为1/4,矿产资源为1/2,人均资源量排在世界各国的第120位。随着人口的逐年增加,人均资源量将不断减少,人均资源小国的地位难以改变。[6]

在资源消耗方面,改革开放20多年以来,我国的消费增长速度惊人,我们用能源消费翻一番支撑了GDP翻两番。从1990年到2001年,我国石油消费量增长100%,天然气增长92%,钢增长143%,铜增长189%,铝增长380%,锌增长311%,10种有色金属增长276%。目前,我国的钢材消费量已经达到2.5亿吨,接近美国、日本和欧盟钢铁消耗量的总和,约占世界总消费量的40%,电力消费已经超过日本,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7]我国每年约有500万吨废钢铁、20多万吨废有色金属、1400万吨的废纸及大量的废塑料、废玻璃等没有回收利用。第二产业劳动力生产率低,只相当于美国的1/30、日本的1/18、法国的1/16,德国的1/12和韩国的1/7。我国资源产出效率也大多低于国际先进水平,每吨标准煤的产出效率只相当于美国的28.6%,欧盟的16.8%,日本的10.3%。到2020年,要再实现GDP翻两番,即便是按能源再翻一番考虑,要保障能源供给也面临许多新的难题。21世纪前20年,我国钢铁、有色金属、石油石化、水泥等高耗能产品的需求量将继续增加,汽车和家用电器大量进入家庭。与此相适应,资源消费会进一步增长。如果继续沿袭传统的发展模式,以资源的大量消耗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是难以为继的。2003年,我国实现的GDP占世界总量的4%,却消耗了世界钢铁总产量的30%,世界水总产量的40%,世界煤炭总产量的31%。[8]

从资源再生化角度看,我国资源重复利用率远低于发达国家。例如,尽管我国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但水资源循环利用率比发达国家低50%以上。资源再生利用率也普遍较低。我国即将进入汽车社会,大量废旧轮胎形成环境污染不断上升。而我国的废旧轮胎再生利用率仅有10%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因此,加快发展循环经济在节约资源方面是大有可为的。[9]

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现状来看,我国没有发达国家工业化时的廉价资源和环境容量,也经不起传统经济发展方式引起的资源过度消耗和环境污染,只有发展循环经济逐步缩小对经济和环境的压力,改变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2002年10月16日江泽民同志在全球环境基金第二届成员国大会开幕式的讲话中指出,合理利用资源、保护环境,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以浪费资源和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就不可能持续进行。自然资源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人类社会发展的需求却不断增长,如果这两方面的关系处理不当,必然导致生态环境的恶化,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只有彻底摒弃以破坏环境、过度消耗资源为代价的传统经济模式,建立一种新的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态经济模式,即循环经济模式,才能实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与地球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党的十六大提出在21世纪头20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的目标,其中包括发展循环经济以及确立建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循环经济型,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生态环境得到改善,资源利用效率显着提高,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推动整个社会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10]

胡锦涛总书记在2004年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将循环经济的发展理念贯穿到区域经济发展,以及城乡建设和产品生产中,使资源得到最有效的利用,最大限度地减少废弃物排放,逐步使我国生态环境步入良性循环状态。要统筹考虑当前发展和未来发展的需要,要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实现自然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的良性循环,为子孙后代留下充足的发展条件和发展空间。温家宝总理2004年2月20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专题研究班上的讲话中进一步要求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经济建设中充分利用资源,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减少环境污染。

面对我国当前生态环境、自然资源和社会经济发展矛盾日益突出的形势,我国要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就必须改变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改善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将环境保护紧密地与经济结构性调整结合起来,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同时,按照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的,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减少污染排放总量,改善环境质量。发展循环经济、倡导循环经济理念是我国21世纪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双赢的途径,是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恶化这个相互制约的问题的惟一出路。[11]

20世纪90年代之后,发展循环经济成为国际社会的大趋势。发达国家正在把发展循环经济、建立循环型社会看作是增强竞争力、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途径和方式。据世界经济2004年统计,德国所有生产行业产生的垃圾被重新利用的比率平均为50%,垃圾再利用行业每年创造价值410亿欧元。日本是发达国家中对循环经济立法最全面的国家,其具体目标是:到2010年,资源生产率和资源利用率,比2000年分别提高40%,废弃物最终处理量减少一半,相关产业的市场需求和就业规模扩大一倍。可以看出,德国和日本循环经济的发展可催生大量新兴行业和产业,在保护经济发展的同时,扩大社会就业,形成良性的可持续发展模式。[12]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