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andrazoratti.com

限塑令效果不理想 “白色污染”缘何仍侵蚀绿色生活方式www.2061.com:

新闻提要:在中心城区一些商场、超市里,记者发现,之前贴出的告知消费者商家不再提供免费塑料袋的“温馨提示”,依然到处可见。一些超市的收银口,还悬挂着色彩鲜艳的无纺布袋,供顾客付费选用。然而,使用者却寥寥无几。

去菜场买菜或超市购物时,你是愿意使用免费提供的超薄塑料袋,还是花钱购买商家提供的塑料袋,或者自带环保购物袋呢?看似简单的一道选择题,在“限塑令”实施9年而效果却并不理想的当下提出,就显得不那么轻松了。

2008年6月1日,被视为治理“白色污染”有力举措的“限塑令”正式发布。根据“限塑令”的要求,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从此被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也一律不得再免费向消费者提供塑料购物袋。

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下发。这份被群众称为“限塑令”的通知明确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菜市场:购物全用超薄塑料袋

“限塑令”实施初期,商场、超市、菜市场一度出现无免费塑料购物袋的局面,人们购物也开始使用其他材料的购物袋。当时的调查显示:全国3万多家塑料袋生产企业中,有一半左右停产或转产。可以说,效果相当显著。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局面并未持续太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免费塑料购物袋开始悄然回归,不仅“限塑令”刚出台时的明显效果不复存在,人们甚至感觉塑料袋的用量比以前更大了。

23日上午7时,沙市长港路农贸市场,清晨起床的人们来到这里,选择自己想吃的早点,顺便采购中餐、晚餐需要的瓜果蔬菜。

监管不力“白色污染”卷土重来

在一个炸油条摊前,摊主麻利地收钱,然后从案头的一叠塑料袋里随手扯下一个,哈一口气,将油条装入袋中,递给摊前的食客。食客们提起塑料袋,滚烫的油条让塑料袋内层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气。“如果买得多,我们会用大一点的袋子。买得少就用小的,便宜。”摊主说,如果“运气”不好,油条将塑料袋烫了洞,他们还需要重新换上一个塑料袋。

小商铺重新提供免费塑料袋,大商店继续售卖数量可观的塑料袋……9年过去了,政府颁布的“限塑令”最终未能有效控制“白色污染”,原因何在?

在一个卖菱角的摊位前,一名中年妇女爽快地买了1.5公斤,可菱角将塑料袋刺得破烂不堪。“老板,多给两个袋子,这都兜不住了。”老板不情愿地拿出塑料袋,一边重新套上,一边嘀咕着“又少了几分钱利润……”

监管不力被认为是“限塑令”被“架空”的直接原因。想当初,超市、菜市场总是有人检查“限塑令”的执行效果,商家自然不敢放肆。但塑料袋的生产企业众多,销售渠道和使用场所更是五花八门,在旷日持久的“猫捉老鼠”游戏中,监管部门鞭长莫及,检查力度和频次跟不上,导致一些商家又肆无忌惮地提供、使用不符合要求的塑料袋。

与这两家摊位相似,农贸市场内的所有摊贩,基本上都是使用这样的超薄塑料袋。记者注意到,这些塑料袋都是清一色的“裸袋”——即袋子上没有任何说明标注。

在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季君晖看来,通过价格杠杆推行“限塑令”,效果当然有,却相当尴尬。“一方面,有偿使用塑料袋背后的价格弹性不足以让人望而却步。几毛钱的价格对一些精打细算的老年人或许还有一定影响,但对于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来说,要单纯从经济上考虑,恐怕效果微乎其微。另一方面,消费者付费以后,会产生代偿心理,使用起塑料袋来反而会更理直气壮。”

按照“限塑令”规定,正规的环保袋上需标注材质、用途、安全性说明、生产厂家、承受重量等一系列内容。“晓得这些塑料袋会有污染,但是没有东西装菜,总不能全部用手拿吧?”一位正在买雪花梨的老姨妈吐露出了不少市民的心声。

多数消费者不在意塑料袋的成本,商家就有了提供的动力。

超市里:环保塑料袋使用“两极分化”

在浙江省杭州市屏风街农贸市场,记者发现每个摊位上都绑着一叠白色塑料袋。每称好一把青菜,摊贩就熟练地扯下一个袋子把青菜装进去。“袋子是免费的,大部分人需要我们提供袋子。”一位摊贩坦言。

在中心城区一些商场、超市里,记者发现,之前贴出的告知消费者商家不再提供免费塑料袋的“温馨提示”,依然到处可见。一些超市的收银口,还悬挂着色彩鲜艳的无纺布袋,供顾客付费选用。然而,使用者却寥寥无几。

小摊位随便给,大超市则从塑料袋的有偿使用中获利颇丰——手拎袋一律收费,连卷袋则以强制消费的方式转嫁到商品价格中。

23日中午,在沙市北京中路沃尔玛超市,一排收银台前等着几十名顾客,只有少量几人手中拿着环保购物袋。

此外,“限塑令”还面临随“互联网+”兴起的快递业和外卖业的新挑战,这恰恰是“限塑令”实施和监管的“灰色空间”。有数据显示,我国快递行业一年需要120亿个塑料袋、247亿米的封箱胶带;如果按照每个订单使用两个餐盒估算,目前国内互联网订餐平台一天使用的塑料餐盒数量约达4000万个。

“要袋子吗?小的两毛、大的三毛。”付账前,收银员都会随口问一句。

看来,在互联网经济高歌猛进之时,小小塑料袋带来的影响远非当初“限塑令”设想的那么简单。

一些图方便的购物者,都会视购物多少买上一两个。李先生说,他基本上都会购买一次性购物袋。“买东西时用塑料袋方便,也不贵,回家还可以当垃圾袋。”

使用成本低“限塑令”收效甚微

www.2061.com,与年轻人“无所谓”的态度相比,一些老年购物者持环保购物袋的情况比较乐观。市民张大爷每天逛超市买菜时都会携带一个环保购物袋,“一天几毛钱,一年下来也不少。”

“限塑令”旨在提高塑料袋获取的成本,让用户为使用塑料袋支付一定的费用,以减少塑料袋的使用。

超市员工透露,“限塑令”颁布之后,塑料袋的使用数量确实大幅减少,而且很多市民都在循环使用。但是离完全禁绝这些“白色污染”的理想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家住山西省太原市并州路的李女士说:“随身携带购物袋不方便,也记不住,我只要去超市购物都会购买几个塑料袋,几毛钱就能解决的事,不必那么麻烦。”拥有李女士这样想法的消费者其实不在少数。显然,用低微的经济杠杆来控制购买、使用塑料袋,已被证明收效甚微,需要另想他法。

销售点:超薄塑料袋货源充足

有专家建议,“限塑令”应该延长监管链条,不仅要限用,还要限售、限产,在需求侧和供给侧两端同时发力。“不妨参考环保行业‘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将‘限塑令’的执行重点放在供给侧。可对生产厂家和销售商征收环保税,将环保成本转嫁给供给侧,并通过给予塑料袋回收商家补贴,从而控制供给并做到回收利用环节的环保化处理。”

荆州中心城区超薄塑料袋,基本上出自沙市区春来批发市场。昨日,记者来到该市场一探究竟。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冉冉在调研中发现,“限塑令”实施以来,塑料袋使用量仅减掉一成。“限塑的成本太低,消费者一般不会考虑几毛钱的塑料袋成本,导致不少大型超市每年仅出售塑料袋竟能赚上千万元,‘限塑令’实际成了‘卖塑令’。”为此,他建议改“限塑令”为“禁塑令”,各省市可根据情况给出“禁塑”时间表及具体实施细则。“此外,还应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不可降解的聚乙烯和聚氯乙烯塑料袋,改为可完全降解的聚乳酸等食品袋,并尽量减少一次性用品的使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2061.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